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1章 幼驯染要从小培养(74)
    其实他们心里谁都明白,却没有任何一个人愿意接受这样残忍的事实。

    当少女病情加重,身上插满无数管子,就连发声也很困难的时候,那种深深的无力和悲恸感笼罩了每一个人的心上,喘不过气。

    安子煜的状态跟沈木白相比,好不到哪里去。如果说当年在医院里的他就像是世界濒临崩塌一般,那么现在便是心也跟着一同消亡,那双眼睛里黑沉沉的透不出任何一丝光亮,周身的气息泛不出一点涟漪。

    沈木白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的便是这样一副景象。

    安子煜见她醒过来,眼底总算是有了一丝波动,颤抖着嘴唇低声道,“落落。”

    沈木白可以看出他当年的一丝影子,充满无措,甚至比当初更加绝望,动作充满了小心翼翼,生怕碰着她一点,就会发生什么不可挽回的后果。

    她扯唇笑了笑,因为身体的缘故,只能艰难的吐出两个字,“子..煜。”

    安子煜死死地盯着少女,嗓音已经完全听不出原来的柔和,变得沙哑不堪,“我去叫医生。”

    沈木白叫住他,“子..煜。”

    安子煜顿了顿,看着少女苍白消瘦的脸蛋,眼底的阴郁之色越来越浓厚。

    沈木白说,“我..很快..就要走啦。”

    拳头猛然攥到一起,喉咙泛起点点血腥气,安子煜眼底赤红,像是一头濒临绝境的困兽,发出无声的咆哮,“我不许你说出这样的话,江落落!”

    沈木白吃力道,“好吧...我不说。”

    安子煜小心翼翼的握住她的手,眼底带着黑沉沉的郁色,他一字一顿道,“就算你走,我也不会放过你的。”

    语气里带着的偏执与决然让沈木白的心头不由得一跳。

    安子煜却是温柔的笑了,这是他这么多天以来脸上露出的第一个微笑,却带着令沈木白心惊的疯狂与毛骨悚然。

    对方微微偏着脸,漆黑的眸子一瞬不瞬地的盯着她,语气无比温柔道,“我会陪着你,一直。”

    领悟到他这句话的意思,沈木白额头上的冷汗猛然沁了下来。

    ....

    沈木白走的那一天,萧雪晴哭成了泪人,江臣心里压下巨大的悲恸安慰着妻子。

    小小年纪的江琛似乎不明白离别的意思,只是每当他问起姐姐去哪里的时候,爸爸妈妈就会告诉他去了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

    江琛心里很难过,他已经很久没有看见姐姐了。他每次看到子煜哥哥的时候,对对方的讨厌就会降低一分。

    为什么呢?

    大概是因为子煜哥哥看起来...好像很难过的样子,尽管他不哭也不笑。

    就像是房间里的木偶娃娃一般,没有丝毫的生气。

    学校里的学生们很同情安大校草,一开始还会私底下议论着些什么,但是最近却越来越少了,猛然有的一天不知道谁口中蹦出一个名叫江落落的名字。

    有人茫然的问,“江落落,是谁呀?”

    那人也愣住了,抓了抓头发道,“啊,我也不知道,好像有点熟悉,但是我脑海中没有这个人啊,真是奇怪。”

    学校里的女生们每天都在苦恼怎么才能让安大校草多看她们一眼,但是却没有任何一个人成功。

    高三的结束,大家各奔东西。

    有人哭有人笑,暗恋校草的女生们很是难过,因为对方考上了一所很优秀的大学,这就意味着,以后,很有可能再也见不到对方。

    f大新生开学来了一个成绩优异各方面都没话说的大帅哥,对方凭借着那张脸取代上一任校草,成为大多数女生们想一举拿下的男神。

    只可惜大学四年,受挫的女生无数,无一人能成功。

    就连男生也不明白,对方明明没有女朋友,放着大把的资源不去使用,未免也太浪费了。

    就连同寝室的哥们也不理解,“哎,安子煜,你小子是不是有喜欢的女生了?”

    那张已蜕变成男人的脸变得更加富有魅力,琉璃般的眼眸笑意浅浅,“你猜。”

    室友砸吧了一下嘴,“肯定是,要不然你守身如玉到现在,是为了什么?告诉我们几个呗,对方是不是一个漂亮到让你死心塌地的女生。”

    安子煜笑而不语。

    只是心里总觉得缺少了什么。

    一个很重要的人。

    让他活着,就像死了一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