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7章 徒儿,求放过(2)
    他们也是聪明有分寸得很,拿的东西都是雪灵峰平时不怎么重要的东西。柳月真对他们的欺负行为冷眼旁观,不管不问。在后来听到宴容偷东西,将其狠狠惩罚,借此名正言顺的理由,来发泄心中的不满。

    长时间下来,柳月真心中也觉得有些不对劲,可她素来心高气傲,要面子,自然不会去调查这种微不足道的事情。

    而这三位弟子从中尝得些许甜头,而变得更加的肆无忌惮。

    “还真当我这个师尊是假的不成!”堂上穿着白衣修袍的女子柳眉一竖,眉眼间是满满的不悦之色。

    大弟子赵禾心下一喜,但面上却是假惺惺的求情道,“师尊,小师弟的伤刚好不久,再过一段时日再惩罚他也不迟。”

    他心中明白,他说的这句话只会更让师尊生气,到时候惨的只会是宴容。

    沈木白心中冷笑了一声,甩袖转身过来,视线睥睨,眉宇间尽是冰冷道,“赵禾,张三,周贾青,你们三人还要瞒我到什么时候?”

    三人脸上皆是一白,神色揣揣的跪下低头,忐忑不安道,“师尊这是何意?”

    沈木白甩了一样东西到他们面前,语气冷冷道,“若不是看到了这个,我这个师尊岂不是被你们当做耍猴一样玩着?”

    那东西落到殿上的地板,发出细微的清脆声,三人定睛一看,当场吓得有些尿裤子。

    这东西赫然是大弟子赵禾的木牌,难怪几日前不见,原来是丢在了那藏着书籍的屋中。

    赵禾心下一慌,随即镇定道,“师尊,这是前日我去藏书阁中想要看看有什么功法能够巩固一下修为,只是看守不知为何不在原地守着,弟子只好擅自进去亲自拿了。”

    沈木白目光落在三人身上,语气淡淡道,“你们还真把我当傻子不成,我已经问过守门的弟子,他那日没有离开原地一分一毫,这又怎么解释?更何况那宴容如今没有什么修为,光凭他一人又如何偷得了心法。”她说到这忍不住冷笑了一声,“如果这事哪天传入其他人耳中,我这个师尊岂不是落得个管教不严,毒妇心肠的称号?”

    三人这下是彻彻底底的慌了,当下求饶道,“师尊,我们三人也只是一时鬼迷心窍,只是那宴容如今只是个毁了灵根的废物,害得他人嘲笑师尊还有我们雪灵峰,我们也只是一时气不过啊,求师尊开恩,我们下次再也不敢了。”

    沈木白从堂上走到几人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几人,“他是个废物没错,但是你们欺骗我又是另一回事,我这个向来最恨别人把我当傻子,更何况还是我几个好徒弟。”

    三人的心不由得一颤,瑟瑟发抖着。

    柳月真心高气傲好面子,如果雪灵峰有人做了什么让她心里不痛快的事,她绝对不会放过。

    果不其然,上方继而传来一句冷冷的声音道,“没收三个月的灵石灵草俸禄,在此期间每日静修十个时辰,来人,把他们拉出去打五十大板,如果谁敢偷偷使用灵力,那就废去一层修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