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4章 徒儿,求放过(9)
    更可况沈木白要是想给他调理身子,药浴什么的自然是少不了的,相对于殿中,竹屋里更为方便一些。

    将宴容安排了下来,沈木白又去让人重新招了新仆役和管事到雪灵峰上,并且亲自让他们铭记这峰上的规矩,什么不该做什么不该说,一旦触犯,便将人逐出去。

    虽然现在就想让宴容服下洗髓丹,但是以现在的条件来看,时机还不成熟,先不说对方的身体承受不住,而且还要先把这些年受尽苦难的身子调理好才行。

    这么想着,沈木白便让杂役准备了热水,然后她便找了一些书籍,细细找寻着,终于找到了一个温和又不容易伤人的方子。

    沈木白对着一旁的宴容道,“脱衣服。”

    对方用那双黑沉沉的眸子盯着她,并没有立即动作。

    沈木白虽然很想直接对对方说,孩啊,这对你的身子有好处,我是来拯救你的。

    但是她不能,于是只能微皱着眉头道,“怎么?”

    宴容微垂下眼帘,手中乖乖的解开衣裳,属于少年的身躯显露了出来。

    沈木白耳朵尖微热,她想移开视线,但是人设不允许。

    先不说两人是师徒关系,柳月真看起来和和凡人的二十岁模样并没有什么不同,但实际年龄都有一百多岁了,自然不会在意这些俗事。

    但是宴容却注意到了面前女子目光有一瞬间的躲闪,雪白的耳垂上染上一抹淡淡的绯红。

    他不由得神情微顿,随即眸色一沉,很快便收敛了起来,开口道,“师尊。”

    沈木白指着一旁的药浴,“进去泡上三个时辰。”

    宴容虽然不过十七八岁,但是他身子发育得比同龄人要成熟,精壮的古铜色上身看起来异常结实,可能由于这些年一直在吃苦的缘故。那线条显得十分流畅,一股蓄势待发的力量像是要喷薄而出。

    沈木白见他全部泡进去,问了问道,“感觉如何?”

    身上像是被温泉浸泡,虽然一开始有些不适刺痛感,但是很快便消逝,宴容回道,“尚好。”

    沈木白见他神情无异,点了点头道,“这只是滋养你身体的第一个方子,效果自然不会浓烈到哪里去。”她顿了顿道,“待到三日后,便要换一个方子,以此累积,到时候只怕会越来越疼,你可受得了?”

    宴容抬眸看着她,点了点头。

    沈木白见他眼睛一如当初那样平古无波,眉宇间的淡淡阴郁之色,仍旧没有散去,心知改观印象这事急不来,便继续道,“你切记,在三个时辰内不可出来,为师还有事,先走了。”

    在沈木白出去后,宴容盯着她离开的方向看了好一会儿,随即阖上双眼,面上看不出什么情绪。

    雪灵峰自然是有做膳食的地方,只是平日里,柳月真这个金丹修士还有筑基的内门弟子自然是不会食用的,毕竟他们已经进入了辟谷时期。而这些东西,便是那些修为低的杂役们吃了,虽然都是一些普通的灵谷,但是对于他们来说,已经没什么能挑的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