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6章 徒儿,求放过(11)
    沈木白知道经过一系列的变故,男主变成如今这副样子算是已经很好了,就算是修士,要是一夜之间灵根毁掉失去修为,只怕不是疯了就是想不开。

    而宴容却是挺了下来,不仅如此,在诸多磨难面前,选择隐忍。也不知道这样的性子是好还是坏,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这样的人,倘若能有机遇,便能在修真界做出一番大作为。

    这么想着,沈木白也没有着急着离开,而是坐了下来。

    宴容动了动筷子,抬眸看了一眼对面的人,视线触碰那袖子上的油渍时,微微一顿,随即敛下眼眸,不动声色的夹起菜来。

    沈木白不知道她这会儿暴露了什么,语气维持着冷漠的温度道,“为师要把你的灵根治好。”

    虽然心中早有察觉,但是从这人口中说出,宴容不免抬眸看去。

    沈木白与他那双黑沉沉的眸子对视着,也不避开,“若是三个月后,你重塑灵根并且进入筑基,为师便将进入小秘境的其中一个名额给你。”

    握住筷子的手微微收紧,宴容沉声道,“师尊,徒儿现下只不过是个废物,又何劳你费心。”

    他的语气很平静,好似陈述的不过是别人的事情。

    沈木白还真琢磨不出男主现在是心如死水,还是自暴自弃了,她冷声道,“有没有用,总该试试才知道。”

    宴容不说话了,他沉默的夹着盘中的菜肴,继续吃了起来。

    他的动作不紧不快,但是没过一会儿的时间,便将桌上的东西扫得一干二净。

    沈木白眼底带着欣慰,面上却没表露出来,只是道,“现在除了每日的药浴,为师还要交代你做一些其他的事情。”

    宴容沉默的听着她开**代的那些事情,对方每说一句,他眼底的神色就越深谙一分。

    沈木白没察觉出来,从储物袋里掏出一样东西,扔到对方的面前道,“这是火灵石,只要将它戴在身上,你晚上就不会受那些寒凉之苦。”

    宴容垂眸看着那物,然后伸手将它拿了起来,原本冰凉的身子一瞬间便暖和了起来。

    沈木白见他肯收,心里松了一口气,“天色也不早了,为师明日再来看你,切记,那些交代你做的事,一件都不要落下,否则前功尽弃。”

    在她的身影消失在竹屋里,宴容这才掀起那双沉沉的黑眸,手中捻着那颗火灵石,面上看不出什么神色。

    就这样,在药浴泡了几日后,沈木白又换了一个方子。

    这个方子的药效可要浓烈了些,不过好在宴容就算失了修为,身子底也没有那么差,尚且可以忍耐。

    而沈木白交代的那些,无非就是每日静心打坐,摒除杂念,这些东西。

    可能对于别的凡人来说,这些要求可能难了些,但是对于宴容的性子,并不算难。

    沈木白无非就是怕对方觉得自己是在戏弄他,毕竟三个月重塑灵根并且筑基简直就是天方夜谭,就算是修真界最厉害的天才也不一定能够做到如此。

    一旦对方认为自己是在戏耍他,那自然是不会将这些事情放在心上,又谈何成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