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7章 徒儿,求放过(12)
    就这样过了大半个月,期间连续换了几个方子,药性也越来越浓烈,沈木白只能观察宴容脸上的神色来判断他是否能承受得住。

    不过对方性子足够沉稳隐忍,她还真看不出来什么。

    在继续换了一个方子后,她看着热腾腾的药浴,对一旁的宴容道,“这个方子比之前要烈上三四倍,你觉得你可承受得住?”

    之前的那几个方子并不是都如同第一个那般温和,每换一个,身上的疼痛就会增加一分。宴容垂眸看了看那黑乌的药浴,沉声道,“可以一试。”

    沈木白听了有几分欣喜,她可以认为男主心中也是存有恢复灵根的希望吗?

    宴容很快便沉入了那装满药浴的木桶中,乌黑的水渍漫过他的小腹胸膛,氤氲的水汽让垂着的黑发紧贴在脸颊边,那锋利刀削般的唇线微微抿起一道微不可察的弧度。

    沈木白却是注意到了,她连忙询问道,“怎样?痛不痛?”

    身上的皮肤像是被火烤一般,顺着神经稍末蔓延至全身。宴容微微蹙起眉头,当听到那句冰冷却暗含着担忧的话语时,他眼帘一颤,随即抬眸看了过去,语气平静道,“尚可忍耐。”

    沈木白虽然不知道这药性的强烈,但是能让宴容脸色动容,那一定是很痛。但是她也无能为力,毕竟这药浴就是要**凡胎生生承受,效果才会被发挥到极致。

    若是想修复灵根,这一步必不可少,就算再疼再痛,那也是要忍下去的。

    只是这一呆便是三个时辰,沈木白还是不放心放任宴容一个人孤零零的呆在这竹屋里,但是距离人设限制还有十天,索性便在一旁打坐了起来。

    当察觉到宴容的视线落在她身上时,沈木白眼皮子也不抬的冷冷道,“不可分心。”

    在她话音刚落,宴容的视线果然收了回去。

    沈木白连忙松了一口气,以前这具身体对待男主那样,突然之间不但要帮他修复灵根修为,放在任何一个人心中也会起疑。

    但是她也没有办法,只能硬着头皮做下去了。

    这个方子一共泡了三日,沈木白带着吃食过来的时候,让宴容从药浴里站起来。

    对方也不矫情,直接照做,伴随着一阵哗啦的水声,精装的上半身显露出来,水珠子从那古铜色的皮肤上滚落下来,最后隐没入那个不可描述的地方。

    虽然看过很多次,沈木白到底还是做不到像修真之人那面不改色,她下意识的偏离了目光,面上却装出一副冰冷严肃的神情,“为师要替你检查丹田内的情况。”

    说着,她一边伸手覆了上去,感受着里面的情况。

    温凉柔软的小手覆在自己的身上,宴容眸色沉沉的注视着眼前之人,面上看不出什么神色。

    沈木白这会儿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对方的丹田上,里面犹如枯萎的草木一般,生不出半点灵气,不过相对于刚开始那种破损至极的模样已经好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