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0章 徒儿,求放过(15)
    他的语气太过决然,还带着一种意味不明的情绪,沈木白听了,不知道为什么背后无端起了一片鸡皮疙瘩和寒气。

    她有些讪讪的移开视线,“为师会在这陪着你的。”

    宴容阖上眸子,没有回答她的话。

    洗髓丹不同于之前的浸泡药浴,有固定的时间限制,它因人而异,有的花大半个月才能完全的洗涤蜕变成功,有的则花几日十日。

    沈木白已经不由得担心起了宴容,对方是**凡胎,不像修真之人还有灵气护体,那种痛恐怕是都能叫人生不如死。虽然她之间已经让对方服下辟谷丹,不至于会没有气力应付接下来的时间。但是正是因为时时刻刻都清醒着,熬上数多个时辰,那种折磨才是对心灵的摧毁与考验。

    一个时辰过去,宴容几乎已经汗雨如下,他紧紧阖上眸子,额角的青筋几乎尽数爆出,赤色的肌肤像是有什么东西要喷薄而出,他咬着牙关,硬是没有吐出半点声音。

    沈木白见状,也没有什么心思打坐了,但是她也不敢过去打扰宴容,生怕对方分了心神,一切就前功尽弃了。

    只能用灵气包裹对方的周围,让其好受一些,虽然没仍旧没能起到什么作用,但总比没有的好。

    不知过了过久,竹屋外的夜色都开始暗了下来,月朗星稀,发出细微的蛐蛐叫声。

    沈木白为宴容的周围渡了一整天的灵气,这会儿也不免有些疲惫,但是她还是咬紧着牙关不敢有半分松懈。

    宴容一动不动的坐在药浴之中,若不是他额头上的汗珠不断的滚落下来,还有那气若游丝的气息,怕是让人以为他已经出了什么事情。

    沈木白知道对方的身体仍在接受洗髓丹的洗涤,全身上下怕是早已被折磨的不成人样,可是宴容却用那超乎常人想象的意志力挺了下来。

    她不仅佩服男主那宛若小强般的生命力,暗叹对方还好不是睚眦必报之人,否则这具身体将来怕是让对方以数十倍的手段给报复回来。

    沈木白这边正在脑海里胡思乱想着些什么,那边坐在药浴里的宴容却是缓缓睁开了眸子,黑沉沉的目光一下子落到她的身上。

    宴容在她身上停留了一会儿,随即敛下眸中的神色,再次阖上。

    沈木白还不知道对方已经睁开一次眼睛,她还在不断渡着身上的灵气,一边和脑中的系统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

    索性身上带了点灵石,要不然她还真撑不到这个时候。

    伴随着一道哗啦的水声,沈木白回过神来,有些愣愣的看了过去,“你...”

    不同于以往故作出来的冰冷神色,女子现在脸上呆呆的模样倒是有几分可爱,宴容眸色微动,沉声回道,“师尊,徒儿熬过来了。”

    沈木白吃了一惊,要知道这洗髓丹最少也要几日洗涤全身筋脉骨髓,而男主仅仅只花了一天不到,不仅如此,他竟然一声不吭的凭着意志力扛过来了,何其的恐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