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3章 徒儿,求放过(18)
    宴容至始至终的神情依旧没有什么变化,他用黑沉的眸子注视着屋中之人,眼里滑过一抹探究的色彩。

    当他注意到屋里那人将一颗半颗金色圆形物体放入药浴之中的时候,心里不由得猛然一跳。

    那颗沉寂已久的心,在此刻狂跳而起。

    其实宴容也不知道那是何物,只是隐隐约约能感觉到,又或许是他心底不愿意承认罢了。

    直到金丹完全在这副药浴里消融后,沈木白这才缓了一口气,然后抬袖擦了擦额角的冷汗。

    这才唤来竹屋外的宴容,让他脱了衣裳然后坐入这药浴中。

    这副药浴比以往任何一副药浴还要浓烈得多,要想重塑灵根,就得经过两个月左右的练淬,方才可能成功。

    宴容刚没入那药浴中,那古铜色的皮肤上就沁出密密麻麻的冷汗,宴容的脸上出现隐忍的神色,豆大的汗珠从他的额角不断的滚落下来。

    沈木白坐在他的身后,双手覆上背部,为其渡上灵气,她一边说道,“这次不同以往,需要两个月的时间经过练淬这具身体,才有可能重塑灵根,期间为师会一直陪伴在身旁,不然稍微有些差错就会前功尽弃。”

    原本阖上的眸子在一瞬间睁开,里面无比幽暗深邃,宴容沉声道,“师尊,徒儿值得你如此费心吗?”

    沈木白淡淡道,“值不值得到时候便会知晓。”

    面上稳如泰山,实则怂得一逼。

    她也没有半分把握,要是失败了,那特么的沈木白都可以直接去死了。

    宴容沉在水中的手握成拳头,太阳穴的青筋猛跳了跳,最后化为一片沉寂,那双幽黑的眼眸越发的不可深测。

    沈木白这会儿可不知道对方心中经过了一番怎样的挣扎,她身体虚得很,丢掉了半个金丹和修为不说,眼看着小秘境的开启即将要来到。她还真不敢有半分松懈和休息,就怕错过了这次机会。

    虽然每隔六年就有一次机会,但是现下的沈木白还真是浪费不起时间。

    小秘境听起来虽然好似只是一方锻炼寻宝的地方,可实际上里面的机缘谁也预测不到。所有人都以为这小秘境是老祖太恒留下来的,但其实是也不是。

    当初太恒飞升的时候,留下一条极品灵脉滋养保护着启阳宗,同时还留下了大量的材宝法器等,其中还包括这一方小秘境。

    这小秘境经过时间的流逝和练淬,早已经变成了另一个模样。因为多年前那次修真界的动荡,不知道有多少交叠空间的东西跑入这个小秘境里,还叫众多修为高强的修士们没有丝毫的察觉,只当是每六年过去,里面都会发生一些细微的变化,不可能每次都是一成不变。

    这个小秘境每次开启,那些金丹修士还有门中长老自然是不会丢面的去和弟子争抢机缘,他们时不时出去大千世界历练,眼界自然也十分的开阔,是不会拘泥于这些小东西,殊不知,就是因为这样,才错失了一干的天地材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