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4章 徒儿,求放过(19)
    当然,每次进入小秘境的弟子都不可能很幸运的遇到那些东西,首先不说机缘是个很玄乎的东西,气运也同样是。但如果碰上了,那可是让旁羡慕嫉妒的份。

    就比如上次的小秘境开启,一位长老座下的弟子,在其中得到了一方小传承,虽然不至于让他师父和其余真人眼红。但是在同辈弟子中,那简直算是大机遇了。

    所以沈木白才会着急啊,如果能重塑好宴容的灵根进入筑基,那这次的名额肯定会有他的一份,而且对方既然是世界主角,就算命运线发生了未知错误,那气运也是差不到哪里去吧。

    这么想着,她心下不免有些情难自禁,手上的灵气源源不断的渡了过去。

    两个月的时间,对于修真之人算是一晃而过。

    但是现下她这具身体虚弱受损,还要一边为宴容渡上灵气,都没有时间为自己滋养丹田,那滋味可想而知。

    但是沈木白就算再怎么觉得难受,那也要咬着牙抗下去。

    直到大半个月过去,紧闭着双眸的宴容脸上金光若隐若现,沈木白察觉到他丹田内微不可察的动静,心下大喜。

    虽然这种动静只是一瞬,甚至稍微不注意就忽略了过去,但是却是一个天大的惊喜。

    要知道之前对方丹田里的情况不容乐观,一直是处于干枯没有半点生气的状态。

    沈木白虽然脸色极为苍白,但是却是打心里的高兴,于是手下的灵气也豪不节制的往对方身上渡过去。

    反正就算丹田里的灵气没有,她储物袋里也事先准备了足够的灵石,扛过这两个月完全没什么问题。

    宴容脸上的金光很快便消失不见,丹田里也没再起任何一点动静,沈木白虽然心下失落,但是也不失望,全神贯注精神奕奕的继续渡气。

    大约过了一个多月,宴容丹田里终于起了第二次动静。

    那原本干枯的丹田慢慢起了点生气,虽然仿若游丝,但是比起前一次,已经好太多太多。于此同时,对方的面上金光再次浮现,顺着筋脉一路缓缓蔓延,随后遍布全身。

    宴容虽然意志力强大到令人觉得骇然的地步,这会儿也不免闷哼出声,汗雨如下,古铜色的肌肤上像是覆上一层油光,他的剑眉紧紧蹙着,好似在承受莫大的痛苦与折磨。

    沈木白知晓这药浴已经发挥了完全的作用,她的金丹也不是白挖的了,即使身体感觉仿佛被掏空,但是也不得不打起精神应付接下来的时间。

    随着天数的流逝,宴容丹田里的生气越来越强,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却和原主这具身体有些不同。

    但是在这至关重要的时刻,沈木白也不敢分神,更何况这两个月的日子将近,那就更是不能马虎了。

    直到宴容丹田里的灵气充裕,对方微微蹙起的眉头被抚平,沈木白这才明白两个月的时间已经过去。

    她放下覆在对方背部的手,缓缓松了一口气。

    坐在药浴里的宴容却是身子猛然颤抖了起来,沈木白连忙吓了一跳,赶紧询问道,“感觉如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