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2章 徒儿,求放过(27)
    而在赵禾眼中,那便是为了宴容重塑灵根修为大降后难平心中的郁郁之气,所以想着法子的挑着宴容的不足之处说,目的就是为了师尊重新厌恶这废物。

    可是他没想到的是,师尊非但没有生出一丝一毫的不满,反而对他一天比一天冷淡疏远。

    赵禾差点没咬碎了牙齿,内心的恨意和不甘越来越浓。

    尤其是看到那消失的宴容捧着一叶露水凑到师尊的面前,语气怪异道,“小师弟,这露水能对师尊有什么帮助?你还不如找找自个身上有什么丹药。”

    宴容没理会他,只是垂眸看着眼前的女子低声道,“师尊,这是朝夕露,徒儿曾经在一本书籍上看过,虽然没多大用处,但却能让师尊你好受一些。”

    沈木白闻到一股淡淡的香味,就是从这传来的,她接过这叶露水,慢慢饮了起来。

    宴容的目光流连在她的眼帘,然后顺着鼻梁一路滑下,最后落到那张嫣红的嘴唇上,不由得移开,喉咙微动了动。

    沈木白没察觉到,她觉得这露水还挺好喝的,而且丹田里也有些神清气爽,不由得抬眸道,“这露水,你是如何发现的?”

    宴容回道,“书籍上说白灼花伴随着灵草而生,徒儿也只是碰碰运气。”他说到这,黑沉沉的眼睛盯了过来,“徒儿见师尊在打坐,就没敢打扰,还望师尊恕罪。”

    沈木白见他眉宇间虽然还带着淡淡的阴郁之色,但是比当初已经多了几分鲜活之气,心下有些喜出望外,面上却不显道,“嗯。”

    几人打算再歇息一会儿,便感受到又一种不寻常的气息朝着这边靠近过来。

    虽然没了另半颗金丹,但沈木白比他们修为仍然要高上不少,当即心中警觉道,“我们快走!”

    三人刚想祭出法器,却已经来不及了。

    只见一只全身通体发红的妖兽冲着这边直奔而来,那赤红犹如铜铃般的眸子含有杀意的望着他们,其气势汹汹的模样倒有几分像是来寻仇的。

    对方周身带起一片火热的潮浪之气,要不是几人躲得快,恐怕这会儿已经被伤到了。

    那妖兽被激怒,又继续冲了上来,它的个头雄壮高大,让人一眼望去便心生怂意。更何况那迅疾敏捷的动作,直叫人脱不开身来,也不好展开法器和修为,只能颇有些狼狈的被它紧紧追着。

    “师尊,这妖兽好生厉害!”赵禾叫道。

    沈木白却心中升起一股不详的预感,首先她这具身体再不济也是金丹修为,不可能在对方靠近方圆十里丝毫没有察觉到。

    除了唯一的解释就是,它的修为比她还要高出许多!

    沈木白顿时有些头皮发麻,要知道,能够匹配金丹修士的妖兽都是四阶以上的,眼前这只光是周身的火热潮浪就能给人一种巨大的压力,怕是应该达到了五阶。

    五阶妖兽是什么慨念?就算是一位金丹后期在这里,都没有把握能把它拿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