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4章 徒儿,求放过(29)
    没有人注意到宴容的周身气息发生了变化,伴随着一种淡淡的阴郁之气,从内由外的散发,惊得周边一干生灵猛然一颤。

    而此时的赵禾早就已经咬牙做出决定,趁着火焱兽的注意力全放在那两人身上,祭出法宝朝着天边而去,同时心里默默道,师尊,别怪弟子狠心,若不是你先不念情分,只关心那宴容,弟子也不会做出这种事。

    沈木白注意到赵禾不见的时候,正是火焱兽被彻底激怒的时刻,她胸膛里一阵气血翻涌,却还要硬生生的扛下去。

    虽然说夫妻大难还要各自飞,更何况是这师徒。但是对方既然敢趁机逃命,这就是笃定她会葬身在这妖兽的口中,沈木白不由得冷冷一笑,她倒是很期待秘境结束后,对方知道她不仅没死,还活得好好的表情。

    这么想着,沈木白也不心疼储物袋里的法宝符篆了,一个劲的往这火焱兽招呼着。

    那火焱兽受了影响,沈木白用五积分向系统兑换了这妖兽的弱点,肉疼得差点缓不过来。

    当即憋着一股气提着剑朝着那妖兽而去,同时叮嘱着宴容道,“这妖兽的弱点是它的丹田,你且好好协助我。”

    宴容虽然如今是伪灵根加伪筑基,但是他脑子变换灵活,当即便明白了对方指的意思。

    沈木白见状,眼带欣慰,同那火焱兽周旋了好一会儿,见时机成熟,便提着剑往那丹田处捅去。

    谁料中途发生了变故,措不及防吃了一招的沈木白猛地狠狠一飞,摔落在地面,哇的一声吐出好大一口血。

    眼看着那火焱兽那爪子就要招呼下来,突然一个身影挡着她面前,手中赫然抓的就是方才飞出去的剑。

    沈木白心里微微一惊,刚想说点什么,宴容已经拿着剑迎上了火焱兽。

    她急得要命,对方的身子骨怕是连火焱兽一招都吃不下。

    果不其然,那宴容被那火焱兽折腾得不轻,眼看着就要丧命在那爪子下。

    沈木白不管三七二十一,祭出法宝引开那火焱兽的注意。

    对方果然对她怨气颇为巨大,瞳眸都竖了起来,把那被折腾得像破布娃娃的宴容往地上一扔,就要来呼死沈木白。

    沈木白只能苦逼不堪接下它的攻击,足足周旋了好一会儿,那火焱兽失去耐性,吼了一声,天摇地动。

    一阵气血翻涌得她有些头晕,紧接着就看到火焱兽这厮的,朝着她狠狠呼过来。

    眼看着就要逃不过这一下,那火焱兽庞大的身躯猛然一顿,随即发出一声足够凄厉的叫喊,随即剧烈的颤动着身子。

    沈木白怔住了,紧接着她看到宴容提着那她之前的那把剑,死死地捅在了那火焱兽的丹田处。

    对方周身的气息不同以往,像是覆上一层幽暗的火光,那双黑沉沉的眸子里是让人心惊的神色,仿若变了一个人般。那火焱兽的血带着腐蚀,溅在宴容的脸上,滋滋焦成一片,留下触目惊心的痕迹,他面上的神情却毫无波澜,手中一动,直直捅到底。

    那火焱兽经过一阵剧烈挣扎,最后身子崩塌而下,地面震了震,扬起一片尘土。

    沈木白惊呆了,连往常作为师尊端着的姿态都顾不及装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