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5章 徒儿,求放过(30)
    宴容提着那把剑,缓缓朝着她的方向走过来,不知道是不是沈木白的错觉,对方身上的那种幽暗的气息逐渐变淡,最后消逝不见。

    剑上还沾染着火焱兽的血液,若不是材质足够特殊,有灵气环绕,现在已经变成了废铁了。

    宴容站到她的面前,眸子里深邃异常,最后蹲了下来,嗓音沉沉道,“师尊,火焱兽已死。”

    沈木白张了张口,发现自己竟然无从问话,最后点了点头道,“甚好。”

    宴容低垂着眉眼,将她拉了起来,沈木白这才发现她保持着原来的动作,顿时尴尬得无地自容,装作若无其事的借对方的力站起来,看着眼前这张脸微微蹙眉道,“你的脸...”

    火焱兽的血液腐蚀性太厉害,宴容的脸已经焦黑一片,露出森然白骨,红肉外翻,看起来极为骇然。

    对方神情一顿,随即移开目光,脚下不由自主的退了几步,微偏开脸语气沉沉道,“师尊若是觉得碍眼,徒儿会自行戴上面具。”

    沈木白一时心情复杂道,“为师这里有一瓶生肌膏。”她说着便从储物袋里拿出来,对他招了招手,“过来。”

    宴容脸上一怔,像是害怕对方见了自己的伤口会露出厌恶的神情,“师尊,徒儿自己...”

    沈木白怎么可能会放过这个刷好感度的机会,当下装作柳眉一横,面上严肃道,“为师叫你过来就过来。”

    宴容高大的身子往前走了几步,沈木白下意识的仰脖望去,然后她郁闷了。

    她掩唇咳了一声,语气淡淡道,“为师够不着。”

    宴容眸色微动,注视着面前的女子,只觉得心下某个地方柔软得一塌糊涂,他乖乖的微俯下身子。

    沈木白用那生肌膏往他的伤口处涂去,这远看还好,近看真的是血肉模糊得让人觉得心惊,不由得微微皱眉。

    宴容注意到她的神情,以为对方是厌恶自己这脸上的伤口,不由得眼中微黯,身子也瑟缩了几分。

    他终究是怕这人厌恶他,抛下他的,要不然也不会硬生生的抗下那些痛苦折磨,只为了让对方多看他一眼。

    沈木白察觉到他的后退,不由得抬眸道,“很疼吗?”

    宴容微愣,怔怔的望着眼前的人。

    沈木白倒是继续道,“你且忍忍,这生肌膏不过一刻会完全发挥作用,不到两天的时间你的脸就会恢复成原来的模样。”

    宴容却是在心里道,“原来师尊是在关心我吗?”

    沈木白为他伤口涂好了生肌膏,这才松了一口气道,“幸好这火焱兽的血液浓烈度不是最厉害的,否则连生肌膏都不管用了。”

    她一边说着,一边朝着那倒下的火焱兽走去。

    宴容还在回味着方才她拿手碰到的地方,只觉得女子身上淡淡的清香很是好闻,让他不禁一阵失神。

    这火焱兽的金丹费了一阵小力气总算拿到手了,而且对方身上的皮毛骨血若是拿去卖,或者炼制东西,都是极好的。沈木白将它收进储物袋中,为了不惹来其他麻烦,她掩盖掉气味,随即带着宴容离开这个地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