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2章 徒儿,求放过(37)
    宴容那边被两只缠了上去,沈木白这边有三只,根本无暇分身,她只能朝对方扔了一件厉害的法宝让其护身,转而又开始和那三只打了起来。

    只是她在上面的时候就已经动了一些元气,而且之前对付火焱兽的时候,本就受损的丹田更是再次受到一次重创,虽然表面上装的好好的,但是实际上的情况只有自己一个人清楚。

    所以在打了一会儿后,已经隐隐落了下风。

    在那边的宴容察觉到,虽然他也对付得极为艰难,但是一想到师尊会再次受伤,便不管不顾的要过来。

    那两只怪物绊住了他。

    再说沈木白这边,在落了下风后,丹田里的灵气逐渐消逝,她用储物袋里的灵石补充了一次,蓄力爆发将其中一只斩杀。

    只是这怪物看不出是什么阶级的,难缠又厉害,纵使沈木白法宝众多,也一时拿它们没有办法。

    所以当喉咙里忍不住吐出一口血的时候,沈木白一时疏忽,手中的剑被打飞,那两只怪物血红色的眸子直勾勾地盯着她,下一刻猛扑而来。

    身体狠狠地摔落在地上,大脑有些意识不清了起来,沈木白的身体已经到了强弩之末,只能拼尽全力躲掉那一击,但是半边身体还是受到了伤害,口中再次吐出一大口血.

    那边的宴容发出一声闷哼,手臂被刮掉一大块血肉,他双目赤红,周身爆发出一种危险幽暗的气息,惹得那几只怪物不由得一顿,下意识的后退了几步。

    却在下一秒,身体被一把青铜剑从上至下,全部被斩杀得血肉模糊。

    宴容的脸上沾染着血液,一步步的朝着已经昏迷过去的女子走去,他的瞳孔赤红中还带了点黑沉的颜色,周身带着幽暗的火光,整个人魔魅又异常的危险。

    手触上女子的侧脸,宴容将对方抱起,语气低沉道,“师尊。”

    脚下仿若碎片一般,整个空间分崩离析,又再次转换到了另一个场景。

    昏暗狭窄的空间,伸手不见五指,给人一种窒溺的感觉,静谧得仿佛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让人心生恐惧。

    一声微不可察的叹息响起,包含着一丝惊叹与一丝可惜。

    宴容眼中浮现出些许警惕,抱紧了怀中的人,语气沉沉道,“谁?”

    “魔灵根,上万年都难得一遇的天纵之资。”那声音仿若历尽了沧桑,却又带着一丝让人极为不舒服的感觉。

    他即使未现身,但是那种无形的威压却是让人喘不过气来。

    宴容紧紧地抱住怀中之人,语气冰冷道,“前辈想要做什么?”

    那声音的主人微微顿住,“放心,我不会动你那师尊半点汗毛。”

    宴容眼中的警惕仍未褪去一分一毫,整个人处于紧绷状态,全神贯注的注意着周围的动静。

    那声音无奈道,“我若是想伤你,又何必与你说那么多废话?”

    宴容不说话。

    那声音继续道,“你可知道魔灵根?”

    宴容不曾听说过,但是光是听这个名字,微微蹙眉道,“前辈有话直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