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9章 徒儿,求放过(44)
    他的眉眼一如当初那般,带着点淡淡的阴郁之气,只是以前赵禾看到觉得厌恶,现在却不知为何心中升起了一种恐惧,下意识的往后退去。

    宴容不紧不慢的向前走了一步。

    赵禾声音发颤,瞳孔微缩,“你别过来..你不是宴容!你是谁!”

    在他的印象里,对方就是个废物,怎么可能会这般厉害。

    宴容淡淡道,“师尊在休息,你莫要扰她。”

    赵禾见他眼神一片黑沉沉,仿若周身都渡上了一层让人觉得恐惧的气息,当即惊惧颤巍巍的指着他道,“你不是宴容,你是魔修对不对!??”

    对方眼中的害怕厌恶恐惧,刺着宴容的神经,他不由想到师尊今后会不会也这样看着他,不由得心中一痛,再看向赵禾的眼睛里,带着满满的杀意。

    赵禾吓得当即屁滚尿流,顾不得他之前曾经是个贪生怕死的小人,想要爬到自家师尊那边去,“师尊!快救救弟子!师尊!”

    宴容微微眯起眼睛,脸上的神色越发的阴沉,当下便抓着这赵禾提了起来,掐住对方的脖子。

    赵禾双脚剧烈挣扎着,脖子被掐得绯红,涨得脸皮子像破开一样,眼珠子不住的往外翻,手中的飞剑咣当一声掉落在了地上,发出一道刺耳的声响。

    “唔...”一道轻微的嘤咛声从那边传来。

    宴容瞳孔微缩,手下不由得一松。

    那赵禾借此机会挣开了他的动作,连忙御行飞剑逃离了这个地方。

    宴容看了一眼,并没有追上去。

    因为早在方才,他已经将一丝魔气送入了这赵禾的身上,只要对方还在这小秘境中,他迟早会杀了他。

    步伐有些急促的赶到那人的身旁,宴容低声唤道,“师尊?”

    沈木白从昏迷中醒来,丹田里有些空虚,就连身子也是乏得很,她有些恍惚的睁开眼眸,印入眼帘的便是坑坑洼洼的洞顶。

    “师尊。”旁边传来一道低低沉沉的嗓音,不掩关心之意。

    沈木白定睛望去,喘了一口气,“宴容。”

    “是徒儿。”宴容将她扶起,乖乖回应道。

    沈木白望了望四周,有些茫然道,“这是哪?”

    宴容微垂着眼帘,语气平静道,“师尊那日昏迷过后,徒儿不知道为什么只觉得体内一热,丹田里灵气充裕,控制不住自己,将那几只怪物斩杀于剑下。再后来,徒儿抱着师尊在那地方走了数多个时辰,突然见到一个模糊的光亮,顺其走了过去,发现那原来便是出口。”他抬眸,眼中黑沉沉一片,“师尊,徒儿身体有什么不同吗?”

    沈木白见他周身气息比之前稳定了不少,吃了一惊的同时,连忙道,“你过来。”

    宴容听话的靠了过去。

    沈木白将手覆到他的丹田处,在察觉到里面的变化时,眼中先是错愕,随即想到这是男主,又冷静了下来。

    殊不知,宴容将她一切的神情纳入眼中,手指骨微颤了颤。

    果然是这样吗?师尊...

    若徒儿三百年内进入大乘期,你到时候会怎么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