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5章 徒儿,求放过(50)
    小贩连忙点头,“够了够了。”他转而看向沈木白,小心翼翼的问道,“仙人,您可有看中的花灯?”

    沈木白扫视了一眼,见到一个印有一家三口图画的花灯,指了指道,“就那个吧。”

    小贩转身去拿。

    沈木白看着身旁的宴容道,“你身上的文钱哪来的?”

    宴容回道,“刚才徒儿用东西跟人换的。”

    沈木白想到小贩脸上的惊恐,不解道,“按理说,一颗灵石应当抵他们过大半辈子吧,为何会露出如何神情?”

    宴容只觉得每次都有疑问的师尊真是可爱,一边淡淡解释道,“灵石对于凡人来说,是宝也是灾,稍有不慎便会惹来杀身之祸,端看其品性。”

    沈木白微微吓了一跳,有些愧疚的抓着那颗灵石收了回去,呐呐道,“为师一时疏忽大意。”

    她虽然来这修仙界有一段时日,但是对于这种弯弯绕绕的危险还不全知,要是平白无故害人家丢了性命,真是罪过。

    宴容将她的小眼神小动作看在眼中,心里柔软的一塌糊涂,声音微哑道,“师尊本就生在修仙界,不了解这凡人之事也情有可原。”

    他的语气低低沉沉,仿佛带着安抚之意。

    沈木白的心渐渐平和了下来,那小贩将花灯递给她道,“仙人,过了那座桥,便看见一条河,那就是放花灯的地方。”

    沈木白淡淡道,“多谢。”转而将那花灯送到宴容眼前,“给。”

    宴容微微一愣。

    沈木白道,“算是与这凡界的过去做个了结。”

    修真之人之所以资质比凡人优秀,便是在七情六欲上看淡太多,在修炼上也是如此。沈木白知道这句话说得有些凉薄,但是既然选择了修真这条路,便要与心中的过去做个了结。

    另一部分的心思便是宴容受过的坎坷苦难太多,心底一定积压了不少的情愫,与其后面会留下修炼上阻碍的隐患,还不如现在一同解决。

    宴容接过那花灯,手微微颤住,垂眸看着那一家三口的精美裱画,心中思绪翻涌如海。

    沈木白见他不说话,沉思了一瞬道,“你若是想回去看看,也不无不可。”

    宴容抬眸,眼里一片黑沉沉的摇了摇头。

    他只是在想,师尊对他这么好,他何德何能。

    两人在河边放了花灯,那花灯顺着河流一路往下,最后化作一个隐隐约约的小点。

    沈木白抬眸望着宴容道,“从今后起,你有师尊。”

    宴容猛地攥起拳头,手指骨微微发白,他一瞬不瞬地盯着面前的女子。

    心想,师尊,若你知道徒儿对你抱有那样的心思,还会这样对我说吗?

    放完了花灯,沈木白同宴容又在凡界的集市上看了一会儿,闻到一小摊子浓郁的牛肉味香,忍不住将目光飘忽了过去。

    面上虽然高贵冷艳得一逼,实则心里在狂吞口水。

    宴容顺着她的视线望去,开口道,“师尊?”

    沈木白面不改色道,“为师只是有些好奇这凡界的食物有什么不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