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7章 徒儿,求放过(52)
    尤其是这纨绔子弟,面露惊恐之色,也忘了断臂的疼痛。他父亲与一位仙人有交情,只是那仙人身上的气势也不及这女子的一半,当即吓得屁滚尿流在地上求饶道,“仙人饶命,是小的一时心生歹念,竟不知是仙人。”他一边说着一边打着自己的脸颊,模样很是狼狈。

    身边的奴仆见状,也是吓破了胆子,跟着一同下跪。

    沈木白挥了挥手道,“罢了。”

    而且这纨绔也已经受到了教训。

    只是...

    沈木白望着身旁眉宇间带着戾气的宴容,心下却是一惊。

    要知道但凡是修真之人,身上的煞气与戾气都不能太过浓重,但是她刚才却实打实的感受到那种刺骨的杀意。

    或许是察觉到她的视线,宴容看了过来,身上的气息在一瞬间消逝,“师尊?”

    沈木白淡淡道,“没什么,不用理会这些凡人了,我们且回宗门。”

    只是心下却思量着方才的事。

    她没有注意到在她移开视线的那一刻,宴容垂落在一旁的手微微握紧。

    师尊是在怪罪我吗?还是说...师尊已经看出点什么了,故而才突然间变得那么冷淡。

    他心想。

    在那小秘境中,宴容其实一直都在偷偷修炼那老者给的方法,魔灵根与其他灵根不同,它在没有彻底显现出来的时候,很难被察觉到。

    除非是拥有异宝的大能者有心探查,否则即便是分神期也发现不了。

    所以宴容才会那般放心的在自家师尊眼皮底下修炼,况且那种修炼方法十分的奇妙,整个人仿佛进入了另一个空间,只有他能察觉到外界,而外界察觉不到他。

    只是这修炼速度却是快得惊人,若不是有那双灵根做幌子,怕是已经被人怀疑了。

    在回到了启阳宗后,宴容更是小心翼翼,整日里提心吊胆。

    在发现师尊在此后的日子里态度并无疏远后,才缓缓地松了一口气。

    事实上,沈木白以为宴容戾气的源头是因为那小秘境,他们在里面呆了足足一年,期间斩杀的妖兽无数,她那时候只想让对方得以历练,却没有考虑到可能会带来的后果。

    修仙界素来有着因果关系,宴容斩杀了那么多妖兽,那很有可能伴随而来的便是那果,沈木白不知道其他修士是不是也会这样,在意识到了这种可能性后,她便下定决心,今后决计不会犯这种错误了。

    而那把灵剑,沈木白花了两年的时间才炼制而成。

    期间宴容在雪灵峰上日复一日的修炼,打坐,学习心法,师徒两人没能见上一次面。

    主要是在炼制灵剑上,就必须要专心致志,稍有疏忽就会失败,沈木白可不敢拿天地材宝开玩笑,当即嘱咐了宴容接下来的事宜,紧接着房门一关。

    灵剑炼制成功的那一刻,天空中出现了一道怡丽的奇像,向人们展示着,有一件不俗的法宝已经出世了。

    沈木白满心欢喜的捧着那灵剑,刚想打开房门便去找宴容。

    对方已经在屋前等候了,眸子一瞬不瞬地望过来,低沉着嗓音道,“师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