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8章 徒儿,求放过(53)
    两年不见,宴容已经由一个少年长成了一位青年,若说之前还带着一分稚气,现下那张俊美的脸上已经蜕变成了冷峻成熟的模样。

    那双眸子依旧是黑沉沉的色彩,却比之前更为深邃,而且还高了几公分,周身气息显得十分沉稳。

    沈木白,“.....”雾草才两年不见徒弟怎么又长高了。

    如果说两年前她还到人家脖子,现在直接降到肩膀了。

    沈木白十分憋屈的吐出一个字,“嗯。”

    宴容走至她面前,带来一片阴影,微垂着眼眸,却不会带来居高临下的感觉,而是一片赤诚与沈默,“徒儿好想你。”

    沈木白当然没有想歪到哪里去,当即有些兴致冲冲的展现自己的成果,“为师将剑铸造出来了。”

    其实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宴容是发自内心脱口而出的,他心中很是紧张,一瞬不瞬地注视着眼前人的神情。当对方毫无发觉,还将注意力转移到别的事情上的时候,攥着的拳头微微松开,又握了起来。

    沈木白哪里知道自己徒儿的心情变化,她将那剑递给对方道,“你给它取个名字。”

    宴容沉默的接过剑,视线触及到女子满心欢喜的眉目时,眸光微微一闪,接过剑,拔了那剑鞘,一道带有凌厉气息的锋芒在地上留下痕迹,带着肃杀之意。

    他伸出手指珍惜的抚过那剑刃,缓缓抬起头,眸色沉沉道,“多谢师尊,徒儿便唤它梼越罢。”

    沈木白微微点头,“这名字不错。”

    其实她狗屁也不晓得,这修真界大多法宝法器名字千奇百怪,但是为了不显示出自己作为师尊的无知,装作一副道骨仙风的模样,眸中满是赞赏。

    宴容握紧了那剑,对她开口道,“师尊,徒儿有一事要禀报。”

    沈木白问,“何事?”

    宴容盯着她的脸道,“大师兄和二师兄几个月前死了。”

    沈木白露出微微吃惊的神情,自打从小秘境中回来,这两位内门弟子也不怎么到她面前晃悠,她自然也没怎么放在心上,久而久之也忘了。

    听到两人死亡的消息,心中除了惊讶,还有一丝不解,当即问道,“如何死的?”

    宴容回道,“那日大师兄与二师兄到小山林里去修炼,死在了那暴动的高阶灵兽之下。”

    沈木白沉思了一瞬道,“按理说,这高阶灵兽应该处于禁地深处,除非他们...”

    宴容点了点头,“经掌门人他们查证,大师兄与二师兄是闯入了禁地之中。”

    沈木白无语,不管那两人想要做什么,自己选择作死也怪不了别人,口中淡淡道,“为师知道了。”

    只是她一连失去了三个徒弟,那掌门人率先看不过眼了,当下便送了好几个资质不错的弟子过来,让她任其挑选,全部都收了也没关系。

    沈木白无奈,心知掌门人这是同情她,但是她本来就是冲着男主过来的,肯定没有太大的精力去教导其他徒弟,便推辞了。

    掌门人虽然性子优柔寡断,但是在某些方面上却是死板固执得很。

    沈木白无法,只好挑了个眉眼看起来颇为乖巧的少年,对方这才作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