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0章 徒儿,求放过(55)
    两人回到了启阳宗,才得知一个月后便是宗门比试。

    宗门每六十年进行一次比试,所有的弟子都有参加比赛的资格,同等修为胜出者,便能得到奖励。

    这奖励可不是一般的东西,故而有很多弟子为了每次的比试,而努力修炼着。

    沈木白虽然不知道这次的比赛奖励是什么,但是从原主的记忆中得知,这奖励还真的是很厉害,启阳宗也算是花了大手笔,想带动宗门内的弟子。

    她想了想,还是觉得先留在宗门内一段时日,顺便让宴容参加这次比赛。

    而那元凌真人的师祖本应该在几十年前就出关了,谁知预测失败,故而到现在才出来。

    他一出关,那元凌得知了消息,立刻赶来诉苦道,“师祖,我那三个弟子死得好惨啊。”

    这位师祖在宗门内地位可不一般,他闭关前就已经是出窍后期了,如今出关便是分神了,那身上带着的威压可不是一般修士能够承受的,他虽然身为元凌的师祖,看起来却和元凌看起来一般的年纪,这只不过是修真之人的驻颜手法。

    常乙淡淡的看了他一眼道,“发生了何事?”

    元凌之所以在宗门内有所底气,仗的便是他的这位师祖,自然也不敢在对方面前放肆,将那来龙去脉说了个清楚。

    “宗门内的秘境里面妖兽众多,每次都会损失一些弟子。”这常乙不以为意道。

    元凌见他不为所动,连忙继续诉苦道,“师祖,我那三个弟子可不是第一次参加这秘境,那五十年前,却偏偏一同在那小秘境丢了性命。所此事若无蹊跷,我绝对不相信。”

    常乙目光落在他身上,不怒自威道,“那你想如何?”

    元凌知道若是他不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师祖是决计不会平白浪费修为帮他,当即咬牙道,“我怀疑是那素衣真人还有那宴容干的。”

    他将那些恩怨缓缓道来,咬牙切齿道,“我后来万般思考,总觉得我徒儿死的绝对没有那么简单,那素衣真人为何突然就同那宴容进入小秘境中。不就是因为我将一个废物扔给她,故而怀恨在心,所以才让我徒儿死于非命。”

    如果沈木白在这,听到这番无耻逻辑的话,肯定很震惊。

    这常乙也没那么没脑子,“这理由太过牵强。”

    元凌恳求道,“师祖,您不是有那搜魂的法器吗,就帮帮我吧。”

    他养了这么多年的三个徒弟,说没就没,而且资质还是最好的。怎么可能咽得下那口气,就算死皮赖脸豁出去,今日也要让师叔祖拿出那法器。

    常乙像是想起了什么,微微皱眉道,“掌门那不是有各个弟子的命牌吗,是不是被害,一看便知。”

    元凌咬牙道,“师祖,那命牌是碎了一半,不是同门弟子杀害。但是弟子心中觉得,事情绝对没有那么简单,肯定有人身怀邪器,潜伏在我们的宗门之中,说不定就是魔修。”

    谈起魔修,怕是每个宗门闻之色变。

    当年魔界曾经叱咤过修真界,多名魔修潜伏在各个门派,目的便是为了统一修真界,那时候情况十分危机,若不是修真界数个大能联手,而那魔尊也刚好因为修为身体自爆,如今的修真界怕是又是另一番景象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