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4章 徒儿,求放过(59)
    常乙淡淡的目光在她身上扫视了一眼,“你这徒弟,让本座很是感兴趣。”

    分神期的威压可不是一个金丹后期能够承受的,但是沈木白也要扛下去,毫不畏惧的目光对上他的,“前辈,现在乃是比试阶段,前辈虽然身为大能者,但是贸然这样打断恐怕不妥吧?”

    常乙冷笑了一声,下一秒沈木白竟是从喉咙里吐出一口血。

    “师尊!”宴容连忙扶住她,黑沉沉的目光朝着常乙盯去,以一种防备的姿态护在自家师尊的身前,“这位前辈,晚辈不知道有何得罪之处?”

    那边的掌门人和数位长老已经速速赶来,“这...前辈,发生了何事?”

    他们虽然在宗门内地位不一般,但是修真世界向来是强者为尊,在作为分神期的常乙面前,也是要恭敬三分的。

    毕竟一个宗门,少不了要这些大能者支撑着。

    常乙却丝毫也没有搭理他们,反而突然出手朝着宴容攻击而去。

    这一幕任谁也料想不到。

    若不是宴容反应迅速,这会儿已经被他打得全身经脉流血了,丹田受损了。

    只是这金丹期初期与金丹后期的修为都相差巨大了,更何况是分神后期。

    沈木白生怕这来历不明的男人会把宴容给打死,当即出手替他挡下了一掌。

    来自分神期的这掌,让沈木白又再次气血翻涌,吐出第二口血。

    掌门人和众多长老见状,虽然想拦下常乙,却是有心而无力。

    沈木白和对方仅仅过了几招,丹田几欲破碎,她这些年虽然步到金丹后期,但是拥有的依旧是那半颗金丹,如今能挡下来自分神大能的几招,已经是很不错了。

    整个人狠狠地往地上一摔,沈木白又从口中吐出一大口血。

    宴容将她抱住,眼睛赤红一片,周身的气息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整个人瞬间阴沉了下来,他死死地盯着常乙,眸中带着无限的杀意。

    常乙微微挑眉,目光冷了下来,“本座就知道此子定不简单,若不是我多年前无意中得到一个法宝,还真察觉不到你身上的问题。”

    掌门人和众多长老不禁面上露出惊愕的神情,纷纷往宴容身上看了一眼,开口道,“不知道前辈是何意思?”

    常乙冷笑了一声道,“此子身上一丝魔气被体内的双灵根所覆盖,本座观察他多时,并用法宝经过细细探查,终于发现了他身上的不寻常。魔族踪迹消失多年,你如何解释你身上的这丝魔气,还是说,你在偷偷修炼魔功,对启阳宗有何企图?”

    他运转自身丹田,这一句,宗门内所有的弟子都清清楚楚的听到了。

    面上纷纷露出恐惧,厌恶,害怕,怨恨的神情,恨不得立刻便常乙口中的宴容给杀了。

    其中最震惊的便是沈木白了,她脑中有一瞬间的混乱,在看到常乙身边的元凌时,又冷静了下来,她语气冷冷道,“你有何证据?能证明我徒弟已经入了魔?”

    原本周身气息欲暴动的宴容听到这句话,死死的紧攥住手指骨,眼中布满血丝的盯着她看,声音沙哑的低低叫了一声,“师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