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5章 徒儿,求放过(60)
    他原本内心极为恐惧,害怕这人会用同样震惊厌恶的眼光看向自己,可却没想到对方却是无比的信任着他。

    宴容喜意上涌后,便是满满的苦涩。

    师尊是相信他没有修魔,便才这样护着他,若是知晓真相,会不会同所有人一样,用那样的眼光看着自己。

    常乙淡淡道,目光居高临下,“本座说的,便是证据。”

    沈木白冷冷一笑,“我与他师徒二人相处多年,岂是凭你一句话就能信服的?”她淡淡的看了一眼元凌,随即对掌门人道,“还请掌门还我们师徒二人一个清白!”

    掌门人此刻也是心情复杂得很,一方面他内心不希望这宴容是修魔之人,另一个方面,常乙乃是分神期的大能,不可能平白无故冤枉一个小辈,于是斟酌后道,“这...”

    “我有证据!”一道清亮的嗓音从人群中传来,一身青衣走至众人面前,“在下雪灵峰素衣真人座下弟子,名叫柏水,见过掌门各位长老真人,还有前辈。”

    元凌面上露出一个志在必得的微笑。

    沈木白见状,心下不祥的预感越来越浓。她心复杂的看了一眼柏水,对方却至始至终也没看她一眼,从怀中拿出一个瓷瓶递给常乙面前道,“前辈,这是我在那宴容的房中搜到的。”

    一旁的宴容猛然抬起头,眼睛死死地盯了过去。

    沈木白见状,心下隐隐有了一丝预感,虽然不愿意相信,但还是握着对方的手低声道,“有为师在。”

    那常乙接过那瓷瓶,打开一看,脸色沉下来,周身威压再次给人一种喘不过气的感觉,“果然是妖孽!”他朝四周道,“这瓷瓶中,装的便是本座徒孙儿元凌真人的三位弟子魂魄,五十年前秘境将其残忍杀害,放入邪器积累年月的折磨,真是好歹毒的心!”

    元凌起初也是抱着半怀疑的态度,如今听到师祖这么一说,当下怒气勃勃,用阴狠的目光剐向宴容,冷笑一声道,“当初我念你虽然灵根毁掉,将众多材宝用在你身上,后来实在迫不得已便把你送到素衣真人那,想不到你竟然怀恨在心,将你那三个对你百般关怀的师兄师姐残忍杀害!”

    瓷瓶里的三个魂魄飘上半空,其模样惨不忍睹,眼神呆滞,显然已经是没了神志,呼唤也无用。

    半信半疑的众人看到这一幕,当即将目光落到沈木白两人身上,眼中带着警惕厌恶还有杀意。

    原本还在地上的宴容猛然朝着常乙攻击而去,他周身的气息骤然大变,明明是金丹期的修士,却给众人一丝可怖的感觉。

    众人大惊,想要出手,却被常乙拦下,“呵,自不量力。”

    两人的身影纠缠在一块,宴容周身已经覆上一层幽暗的火光,身上的气息与之前截然不同。

    常乙原本还轻蔑的神情快速凝固起来,他不可置信的看着对方接下自己作为分神大能的一招,心下越发觉得此子骇然。

    仅仅只是金丹初期,便已经有了如此恐怖的力量,待今后成长起来,定会在修真界引起一阵腥风血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