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8章 徒儿,求放过(63)
    宴容如今虽然受了重伤,但是启阳宗仍有忌惮,不仅将他关押在了重要禁地,还在周身布下多个大阵,派了数个修为高深的弟子看守着。

    回到了雪灵峰后,要不是有丹药支撑着,沈木白早就倒下了。

    丹田破碎对于修士来说,恐怕要花上数年的时间还有材宝才能修复回来,她原本就失去了半颗金丹,这具身体大约已经快要废了。

    咽下胸膛里翻涌上来的血液,沈木白回头微微蹙眉道,“你不用跟着为师。”

    柏水垂眸低眉道,“师尊,掌门人说你如今身体受到重创,身边需要一个人照看。”

    沈木白沉默,她知道如今的柏水已经叛变,无论是什么原因,现在已经没有那么重要了。

    “你若是不想呆在雪灵峰,便走吧。”

    柏水温声道,“师尊可是在怪我?”

    沈木白心下一紧,语气冷冷道,“为师为何要怪你?”

    柏水顿了顿道,“因为师兄的事情。”

    沈木白转身,居高临下的看着他,神色冰冷道,“为师是怪你,却不是因为你师兄的事,而是,你的心既然不在雪灵峰,也没必要继续留下来。”

    柏水被她的话一噎,良久缓缓道,“师尊,还是先把伤养好吧。”

    接下来的几天里,柏水也没再到自己的面前晃悠,沈木白巴不得他别再来了,否则她还真演不下去了。

    宴容那边,却是情况不怎么乐观,沈木白虽然心里着急,但是也不敢打草惊蛇,只能按捺下心思,等待时机的到来。

    大约是动用了多种方法,仍然没能在宴容身上得到什么有用的,宗门那边派人请她过去。

    众多长老真人经过商议下,说觉得那宴容心性坚韧到一个恐怖的地步,他们怕还没询问出点什么,就把人给折磨死了。所以想让沈木白这个做师尊的亲自出马,打点真情牌,好套出什么话。如果实在不行,到时候就动点真格的。

    沈木白冷眼旁观,在他们商讨结束询问自己时,淡淡的说了一句,“可。”

    “素衣真人果真是识大体的,大义灭亲!我等心中佩服佩服!”

    “这魔修潜伏在我宗门已久,定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阴谋!”

    “多年前那次大乱我至今还心有余悸,这次绝对不能轻易就放过这魔修,定要让他付出惨痛的代价,以慰我启阳宗弟子的灵魂!”

    宴容关押的禁地设置了多重阵法,把守,要是想进来,还需要宗门那边的证明。沈木白虽然被允许进入,但是身边却跟着几位长老。

    说到底,那些人心中还是不够信任她。

    幽暗的地底牢房内,宴容被锁在其中,身上半分动弹不得,全身早就已经不成样子,渗出的血液浸满了衣服,凝固成黑深的颜色。

    他低垂着头颅,看不清脸上是何神色,也不知道是清醒还是昏迷着。

    沈木白见状,心下微微一紧,语气却是淡漠道,“他现下如何?”

    原本还在静默不动的宴容猛然抬起头,那双黑沉沉的眸子直直地望了过来,死死地盯住沈木白整个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