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4章 徒儿,求放过(69)
    要不是这一模一样的声音和脸,沈木白几乎都以为宴容是谁假扮的,她故作冷静的睁开眼睛,语气茫然道,“这是哪?我是谁?你是谁?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在她望向四周的时候,堂下一干穿着奇形怪状衣服的人像是遇到洪水猛兽一般齐刷刷的低下头去,然后瑟瑟发抖着。

    沈木白,“......”她是毁容了还是丑到辣眼睛的地步?

    宴容伸出手指将她的下巴掰回来,直勾勾地盯着她的眸子,唇边微勾,“师尊是假装不记得我了吗?”他语气轻快道,“可惜装的一点都不像呢。”

    沈木白震惊了,要知道她可是拿过最佳女主奖的,难道那个奖还有水分?

    “师尊在发什么呆?”宴容挑起她的下巴,轻声道。

    沈木白仔细的端详了他的眉眼,不见了以前的阴郁,虽然那双眼睛依旧是黑沉沉的,可是脸上那温柔的神情却一点也不像宴容好吗。

    于是她冷静下来了,“你不是宴容,你是谁?为什么要假扮他?”

    低低的笑声响起,宴容重新将她圈入怀中,声音沙哑道,“师尊,我变成了你最喜欢的样子,你喜不喜欢?”

    后知后觉发现自己亲密无间的窝在对方怀里,而且还是在一大群不知道是不是魔修还是什么的面前,沈木白起了一丢丢羞耻心,她试图挣扎了几下,然后很没出息的放弃了。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沈木白头皮发麻道,她总感觉现在的宴容好可怕啊。

    宴容把玩着她的双手,眼中笑意不达眼底,“师尊可是忘记了当初说过的话?你说那柏水生得很是讨你喜欢。”

    语气里满满的吃味与嫉妒掩也掩不住。

    沈木白终于发现事情有什么不对劲了,宴容这个态度,分明...分明就是..

    “师尊记起来了吗?”这人又问,仿佛就较真在了这个问题上。

    沈木白怂了,她硬着头皮道,“有吗?我怎么不记得了?”

    宴容微微勾起唇线,目光从始至终都没有从她移开过一分,“不记得就算了,反正师尊现在的弟子只有我一个了,今后也会是。”

    沈木白不敢想象他这句话的潜台词,有些艰难的开口道,“我们这样子是不是有些不妥?”

    宴容语气平静道,“有何不妥?”

    沈木白忍不住看了一眼殿上的众多魔修。

    宴容再次将她的脸掰回来,语气有点不高兴道,“他们不敢听。”

    沈木白这才低声回道,“我们是师徒关系。”

    天知道她是厚着多大脸皮说出这句话,毕竟一百多年前发生的事还历历在目。

    宴容将她整个人抱了起来,然后朝着殿下走去,期间无一人敢抬起头来看。

    沈木白不知道他要抱自己去哪,心下有些惴惴不安。

    直到对方将她抱入一个宫殿,将其摔到床上时。

    还没来得及开口说点什么,对方的身子就覆了上来。

    “宴..”剩下的话语被堵在口中,沈木白的唇被一抵而入。

    两人唇舌(jiao)缠,暧昧的|水啧声在殿中响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