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5章 徒儿,求放过(70)
    口腔里的每一寸都被对方具有侵略性的舔袛着,那种浓烈的占有欲和贪婪让沈木白感到一阵头皮发麻,差点呼吸不过来。

    眼角微微泛红,她忍不住别开脸,抗拒着身上这具身体,却被对方紧紧的桎梏住,又再一次的被捏住下颚,温热的气息又再次侵(zhan)而入。

    修真之人做这种事情的时候,是不需要在乎呼吸的问题,因为丹田灵力的缘故,可以说,当事人只要不停下来,一个月都不成问题。

    但是那种骨子里的灵魂都好似被舔了一遍的感觉太过毛骨悚然,沈木白忍不住从喉咙里发出细细的呜咽声,原本里清澈的眸子里充满了茫然的雾气。

    宴容亲吻了下她的眼皮,用安抚的语气道,“师尊不哭。”

    沈木白丢脸的擦了下眼角,有些羞耻的转过身去,沉默着不说话。

    宴容从身后抱住她整个人,贪婪地闻着她身上清冽的味道,沙哑着嗓音道,“徒儿好想你啊,师尊。”

    随即轻轻地笑了起来,“你都不知道徒儿到底有多想你。”

    不对劲。

    沈木白默默地听着他的话,心里总有一种说不上来的古怪感。

    她试探性道,“这里是魔界?”

    联想到这陌生到处充满魔气的地方,还有魔尊这个称呼,已经**不离十了。

    宴容嗯了一声,静静地抱着她。

    沈木白感受到对方的下巴抵在自己的肩膀处,轻声继续道,“师尊喜欢这个地方吗?我当初刚来到这里的时候,修为可是被废了大半,差点死掉了呢。”

    眼皮子一跳,沈木白选择默默闭嘴不说话。

    “不过,那时候的我还在一个更加可怕的地方,那里有很可怕的东西,我要是不杀了它们,它们就会杀了我。”宴容在说这些话的时候,语气很平静,难以想象到他当初到底处在了一个什么样的境地。

    “师尊,那时候徒儿每次快坚持不下去的时候,就会想到你。”宴容语气轻柔道,“所以我活下来了,用了一百年的时间,从那个鬼地方爬出来,然后把现任魔尊给杀了。”

    沈木白已经止不住的瑟瑟发抖了,她现在已经弄不清楚宴容到底是恨她还是喜欢她。

    “师尊,这一百年,徒儿日日夜夜都在想着你。”他收紧了手臂,像个缺乏关爱的孩子一样,抱住自己最重要的东西,死死不松手。

    沈木白顿了顿,开口问道,“我怎么来到这里的?”

    宴容道,“启阳宗。”

    沈木白眉心一跳,当初宴容被那样对待,而且如今变成了这样一副模样,她不敢想象启阳宗如今的状况。

    “师尊可是在担心他们?”宴容缓缓开口,低沉的嗓音从身后传来。

    沈木白不知道自己怎么回答,她不是圣人,对当初那些人自然是生不出什么同情心。但是一想到那种满门血腥的场景,又觉得心情很是复杂。

    “我只是杀了该杀的人。”宴容的脸凑了过来,亲昵的蹭了蹭她的,“然后毁了启阳宗而已,师尊,我没有滥杀无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