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6章 徒儿,求放过(71)
    他的语气突然变得有些委屈了下来,“当初,元凌的那三个弟子将我的灵根毁掉,我才杀了他们的。在小秘境里大师兄想杀了我和师尊,所以我没有放过他。还有二师兄和三师兄,也想杀了我。师尊,你别讨厌我好不好?”

    沈木白忍不住心下一揪,任她怎么想也想不到,宴容的灵根是元凌的那三个徒弟毁掉的,难怪宴容会那么恨他们。

    见她不回话,宴容手下微微收紧,又再次叫了她一声,“师尊。”

    沈木白想到元凌,于是便问了。

    宴容语气平静道,“他自然是生不如死的。”手下紧紧地抱住自家师尊,他低声道,“我一直以为我的父亲母亲是死于意外,直到有次我偷听到元凌的讲话,才知道他为了让我斩断凡尘,好好修炼,便杀了我的家人。我恨他,但是我却不能表现出来。那时候的我以为师兄师姐他们和师尊是不一样的,直到后来下山历练...”

    剩下的话,不用说,也足够明白了。

    沈木白都恨不得亲自把那些畜生都给杀了,她无法想象宴容那些年到底是怎么过来的,面对他人的耻笑欺负,还有柳月真的放任和冷漠。

    几乎是手有些颤抖的覆上对方的,沈木白低声道,“当初为师说的都是骗你的。”

    宴容笑了笑,“我知道。”

    当初被心魔一时钻了空子,以为师尊是真的厌恶他不要他的,直到被传送到魔界的漫长岁月中,他细细回想当初的一切,还有自己突然从启阳宗逃出来,才隐隐约约明白了些什么。

    后来他唤醒前辈一次,询问答案,得出的也是如此。

    只是那时候的他被困在魔界最危险也是最可怕的地方,那里没有一个活人,数不清的怪物和魔兽,永远杀不死也杀不完。他身上的肉被啃过无数次,也复原过无数次,就这样反反复复下来。

    那时候的他真的好想念师尊,想到回到启阳宗,想的几乎要被心魔给控制住了。

    索性他赢了,将自己的心魔给亲手杀死,然后从那个鬼地方爬了出来。

    只是没想到的是,这一过,就是一百年。

    然后他杀了魔界魔尊,坐下那个位置,仅用了一个月的时间便把魔界上上下下都给收拾得服服帖帖的。

    再后来,便是回到启阳宗,把师尊带了回来。

    沈木白原本以为自己还要花费不小的力气去解释,没想到一句话便解决了,她愣愣道,“你不恨为师吗?”

    宴容动了动身子,一片阴影落下,他从上至下抵着沈木白的额头道,“师尊对我这么好,我怎么会恨师尊。”他微笑着继续说,“我心悦师尊。”

    沈木白,“.....”要是没有最后一句该是多么的好。

    察觉到两人所处的环境还有位置,包括亲昵无比的姿势,她彻彻底底放弃了,索性有些自暴自弃道,“你如今的修为已经到哪了?”

    宴容眸光闪了闪,语气温柔道,“师尊,我如今已是洞虚期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