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4章 徒儿,求放过(79)
    不过一瞬,两人的身上就已经穿上了新衣物,这只不过是修真之人一个再简单不过的法术而已。

    似乎是想起了什么,沈木白道,“为师的仓鼠呢?”

    宴容知晓她是在说那白毛小灵兽,脸色沉了一下道,“出来。”

    仓鼠精颤颤巍巍的从床下滚了出来。

    沈木白见状,脸唰的一下变得绯红,心里满满都是羞耻。

    宴容见状,眸光微闪,勾了下唇角道,“师尊不用担心,它听不到也看不到。”

    沈木白这才缓缓地松了一口气。

    仓鼠精虽然怂得不行,但还是乖乖的滚到了沈木白的手中。

    沈木白心下有了安慰,撸了它一把又一把。

    仓鼠精不敢反抗,乖乖的趴在那里。

    几日不见,这仓鼠精又肥了一小圈,身上的毛也是长得柔软得很。

    沈木白忍不住将内心的疑惑说了出来。

    宴容眸子盯着她道,“我与师尊双修,它虽然被隔绝在外,自然也是受益的。”

    沈木白默默地又脸红了。

    接下来的日子里,仓鼠精越发的难能见到一回。

    原因无他,整日双修,一个月下来,沈木白已经突破了原本的金丹后期,结婴了。

    结婴的那次雷劫,宴容同她一起扛了下来。

    若是他人如此,早就被天道劈得个半死不活了,但是宴容不知是用了什么法子,非但没有加重雷劫,还帮沈木白化解了三分之一。

    结婴后,沈木白感受到两人双修的次数变少了,她明显的感受到对方那压抑的情绪还有炽热的目光,却就是没有再碰她。

    沈木白心里不解的问了一遍系统。

    系统说,“他要渡雷劫了,如果与你双修,只会加快雷劫的速度。”

    沈木白一愣,“宴容要突破进大乘期了?”

    系统嗯了一声。

    沈木白不知道自己该不该高兴,不过一想到宴容那有些毛骨悚然的目光,顿时打了一个激灵,晃了晃脑袋,赶紧询问系统道,“大概还有多久?”

    系统说,“一个月之内吧。”

    果然如系统所说的那样,二十几日过后,魔界上空黑云滚滚,隐隐约约像是要塌下来一样。

    宴容要渡雷劫了。

    这次的他没有把沈木白带在身边,或许是害怕对波及到对方,离得远远的。

    沈木白自己一个人坐在殿中,她知道周围的诛杀阵还在,隐隐约约看见天空的景象,粗如儿臂的雷劫劈下,震耳欲聋的声音蔓延整个魔界。

    就连仓鼠精也忍不住瑟瑟发抖了起来。

    沈木白动了动身子,发出哗啦的声响。

    她白皙精致的脚上戴着两条锁链,每动一次,就会发出些许声音。

    沈木白不明白为什么宴容会突然给她戴上这个,或许是害怕她趁着他渡雷劫的时候逃跑吧。

    她安抚着仓鼠精,望着那天上一下比一下威力更巨大的雷劫,忍不住冒出些许担忧。

    虽然知道宴容的实力已经逆天到一种境界,但越是这样,那天道可能就越对他苛刻。

    不知过了多久,那雷劫总算是停了下来,黑沉得仿若滴水的天空也随之散开,发出一种昳丽的景象。

    沈木白问,“宴容渡劫成功了?”

    系统嗯了一声。

    沈木白沉默了下道,“那我们走吧。”

    系统顿了顿,沉默许久才吐出一句,“..我有一个不好的消息,不知当讲不当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