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6章 徒儿,求放过(81)
    令她更加绝望的是,修真之人在做这种事情的时候,根本不用担心体力的问题,只要体内有灵力,就可以时间无限制的进行下去。

    沈木白不知道时间流逝了多久,唯有还在脑海里的系统能给她一丝丝安慰。

    最后实在受不了,只能呜咽出声低低哀求着宴容不要再继续了。

    宴容将她整个人抱起来,满足的蹭了蹭她的脸颊道,“好,我都听师尊的。”

    沈木白气得想一巴掌呼过去,可拉倒吧,之前她叫停怎么不停下来。

    待身上穿戴了衣物,两人重新回到了大殿中。

    沈木白忍不住道,“我们呆的那个地方是哪里?”

    宴容微笑道,“师尊想要知道?”

    虽然心中有种不祥的预感,但沈木白还是点了点头。

    宴容回道,“是在我的丹田之中。”

    沈木白,“.....”

    她冷静的挣脱开宴容的怀抱,兀自站了起来。

    宴容也不生气,目光温柔的注视着她。

    沈木白还是高估了自己,险些腿软的重新跌入对方的怀抱中。

    好歹现在也是元婴期的她有些丢脸的不敢回头看。

    宴容从喉咙里发出低低的笑声,重新将她拥入怀中,亲了亲她的脸颊道,“师尊不便,便由徒儿来代劳。”

    沈木白已经一脸麻木了。

    许久不见的仓鼠精又胖了好一大圈,一团白绒绒的毛中,已经找不到它的眼睛了。

    沈木白撸了它好一大把,心中积攒了许久的郁气总算能消一些了。

    仓鼠精不敢怒也不敢叫,毕竟身边有一个魔王**oss看着。

    经历了那种暗无天日的日子,沈木白终于懂得了原来呆在殿里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有灵肉吃,有仓鼠撸,她泪眼汪汪得几乎要掉下感动的泪水。

    宴容期间带着她去了一次魔界。

    沈木白整个人被他抱在怀中,所到之处的魔修皆畏惧的低下头去。

    魔界与修真界不同,苍穹一片灰蒙蒙,没有灵气可言,也没有属于修真界的秀美,到处都是死气沉沉的感觉,形成了两个极端般的存在。

    宴容一边抱着她,一边与她低声说着话。

    沈木白没有回话。

    宴容也不生气,就这样紧紧地把她抱在怀中。

    这样的好日子并没有持续多久,沈木白又再次被对方抓到了那个空间中,又进行暗无天日的双修。

    她脚上的锁链名叫魂锁,沈木白期间无数次想要试探它的钥匙所在,换回的却是宴容阴沉到骇人的脸色,紧接着又被按住一顿啪啪啪。

    沈木白几乎要出心理阴影了,她无比绝望的想,这样下去,她迟早要疯。

    就这样,沈木白已经由原来的元婴期,进入了分神期,嗯,就是被做出来的。

    就在她已经满心绝望的时候,脑海中出现了消失已久系统的声音,“魂锁的钥匙,就是宴容的心智。”

    沈木白有些懵逼道,“什么意思?”

    系统说,“你只要能迷惑住宴容的心智,我便能钻住空子,将你传送到下个世界。”

    宴容如今已经是大乘期,他的心智岂是那么容易就干扰到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