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7章 徒儿,求放过(82)
    沈木白继续陷入绝望,苦思冥想许久,终于被她想出来了一个办法。

    但是想到今后的日子,她还是咬了咬牙,狠心做了。

    那种在心灵上印下的羞耻是无法言喻的。

    宴容眸中却是无比狂喜。

    他想不到,师尊有一天竟然会主动回应他。

    这样诱人的师尊让他眼底一片赤红,几乎又有了再次产生心魔的迹象。

    宴容死死咬住牙关,一眨不眨地盯着身上的师尊,感觉自己的灵魂似乎都要被吸附而去。

    而沈木白已经羞耻得无地自容了。

    宴容再也忍不住,一个翻身,再次掌握了主权。

    ...

    当离开这个世界的那一刻,沈木白忍不住流下感动的泪水,否则再这样下去,她就真的疯了。

    宴容已经在她心底留下无可磨灭的阴影,沈木白只想迫不及待的离开对方身边,哪管她离开后,会发生什么事。

    魔界再次发生了一次动荡,所有的魔修惶惶不可终日。

    自从魔尊从修真界带回来的那位女修死了以后,性情变得暴戾异常,全身上下已经没有一丝生气,却仍旧不愿意松开那一人一分一毫。

    在沈木白离开后,宴容再次唤了一次老者。

    老者告诉他,若是想找到那人,首先要有破开所有虚空的能力,纵使他现在已经到了大乘期,但还是不够。

    这是老者最后一次苏醒,宴容沉声道,“多谢前辈。”

    至此那后,他开始日日夜夜的修炼,第二次产生了心魔。

    宴容险些功亏一篑,全凭靠着脑中的执念再次战胜,将心魔彻彻底底的杀死了。

    他仅仅用了五年的时间,便进入渡劫。

    宴容的修为速度和力量太过逆天,天道察觉到,硬是将雷劫提升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怖。

    魔界的魔修逃得远远的,谁也不敢靠近那个中心包围圈。

    一共八十一道雷劫,一次比一次更令人心惊骇然,若是其他大能者在此,一定会被惊到无言的地步。

    因为这样的景象纵使是在上古修真界,也从未出现过。

    但是宴容抗下来了。

    传说中渡劫成功的修士,便不能再留在修真界,直接通往仙界。

    宴容却依旧呆在原地,没有人知道他用了什么法子。

    被阵法保护的仓鼠精瑟瑟发抖了好几日,直到雷劫结束后,它才转动了眼珠子,爬了起来。

    宴容走进殿中,将它提了起来。

    仓鼠精吓得圈成一团,瑟缩着身子不敢动弹。

    宴容盯着它,眸子里黑沉沉一片,面无表情道,“看在师尊喜欢你的份上。”他从仓鼠精的头上输入了一丝机缘,“替我守在此处吧。”

    仓鼠精被放下,通体一阵说不出来的感觉。

    它用那双黑不溜秋的眼睛盯着魔尊大人转身,然后一步步离开了这个地方。

    许多年后,已经变幻成人的仓鼠精仍然守在原地,只是它再也等不到魔尊带着他心爱的女人回来。

    仓鼠精变成原型蜷缩在床上,用小爪子抱着花生啃了啃,恍惚感受到女子的手在它身上撸了一把又一把,嘲笑它道,“哇,又胖了啊。”

    仓鼠精迷迷糊糊的醒过来,大殿的门依旧开着。

    它心想,魔尊大人怎么还不回来?

    怎么.....还不回来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