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8章 忘尘黑化番外(6)
    “和尚..不要...”她咬着下唇,祈求着。

    忘尘密麻的吻滚落了下来。

    “这里是天音寺...”沈木白试图说服这和尚,她怎么也不敢相信对方怎么突然就变了一个样子,简直跟中邪了一般。

    “女施主...不要乱动。”忘尘被她不经意的动作撩拨了一下,越发难耐,百般隐忍着。

    对方的唇一直落在自己的身上,由原本的微凉变得越来越滚烫,沈木白真的怕了,“和尚,你会后悔的。”

    “贫僧既然做了,便不会心生悔意。”忘尘用平日里捻着佛珠的那只手挑起她的下巴,将唇覆了上去。

    ...

    沈木白一口咬住自己的手臂,眼角泛红,里面的水汽越加的泛滥。

    这和尚平日里看起来分明没有什么料,哪知道力气怎么会这么大,余光还能瞥见那汗珠隐没入块块肌理纹络上。

    “唔..”她已经快要承受不住,偏偏身后这和尚一下一下撞击过来,未了,还倾身叼住她的耳垂,轻轻吮|咬着。

    沈木白低低呜咽出声,“和尚..你混蛋。”

    忘尘用手揽住她快要晃下来的身体,顺着她的肩胛骨一路吮|吻而下,对她的谩骂充耳不闻。

    酥酥麻麻,而且还食不知味的一遍又一遍。

    脑子已经有些神志不清,沈木白咬着嘴唇,尽量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已经使不上任何劲了,要不是身后的人在支撑着,早就已经滑落了下去。

    远处传来细微的脚步声。

    沈木白一下子就紧张了起来,她甚至绷紧了身子,一动了不敢动。

    身后的身躯紧贴了上来,在她耳边轻声道,“女施主莫怕。”

    “咚咚咚。”窗外的人轻轻敲打了几下,用迟疑的语气开口道,“忘尘师弟?”

    他的身影就倒映在上面,许是因为火烛的缘故,还被拉长了些许。

    沈木白大气也不敢出一口,虽然知道外面的人看不到里面,但还是紧张得不行,更是一动也不敢动。

    忘尘还在继续着,缓慢而研磨。

    她只能死死地咬住嘴唇。

    “明空师兄。”忘尘轻轻吻了一下她的唇角,语气温和道。

    只是声音里还是避免不了,带出了点暗哑的味道。

    外面的明空愣了愣道,“忘尘师弟怎么还没睡?”

    他起夜刚要回到自己的房里,哪知远远看到忘尘那里还隐隐亮着灯,犹豫了下,还是过来询问一番。

    “只是口渴了,起来喝点水。”忘尘回道。

    明空抓了抓头道,“这样啊,忘尘师弟早些睡罢。”他说完,语气微顿道,“那师兄就先回去了。”

    “师兄慢走。”忘尘回着,一边慢慢动作。

    明空丝毫没有察觉,应了一声,便转身离开了。

    待他走后,沈木白微微喘着气,明显是被吓得不轻。

    “女施主放松些。”忘尘倾身吻了她一下,语中带着些许意味不明的笑意,“咬贫僧可是咬得紧。”

    沈木白差点没给钻进地缝里,咬牙切齿的低声道,“你这和尚...真当是无耻至极,我当初怎么就看走了眼。”

    回应她的是忘尘落下来的吮吻以及动作。

    直到后半夜将近虚脱的时候,沈木白才被抱上床,原本以为已经结束了,没想到昏昏沉沉刚要睡过去。

    这和尚又覆了上来。

    沈木白憋屈的叫爹叫娘都没用,最后哭都要压抑着嗓音,呜呜咽咽得好不可怜。

    直到天要亮的时候,对方才放过她。

    早已累得精疲力尽的沈木白委委屈屈的睡了过去,梦中还不忘骂这和尚一句。

    听着身旁传来的呓语声,忘尘唇边露出些许笑意,带着珍惜和宠爱意味的吻落在她的额头上,低声道,“女施主,贫僧从来没说过自己是好人。”

    “这辈子,你就只能呆在贫僧身边,哪也不准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