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2章 嘘,我在你身后(14)
    沈木白吸了吸鼻子,泪眼汪汪道,“我我我不好吃的。”

    虽然不知道电视里那些怨鬼到底吃不吃人,但是杀人都敢做了,吃人又有什么不敢的。

    这么想着,她就更怕了,瑟瑟发抖得像颗冰霜小白菜。

    沈木白可以清楚的察觉到,自己的后背贴上了一块冰凉的东西,还有肩膀上。

    那股阴凉冰冷的气息扑面而来

    她呜呜呜的在心里哭了。

    沈木白可以感受到,对方在盯着自己看。

    杜瑶的描述在脑子里来来回回的晃荡。

    左遇满脸都是血…

    满脸都是血…

    都是血…

    “夏叶同学。”面容温婉的语文老师走了过来,目光担忧的问道,“你怎么了?”

    在察觉到那股阴凉的气息离开了自己,沈木白一副感激涕零的看着眼前仿佛就是天使的语文老师,“老师,我没事。”

    “我看你脸色不太好,要不要去医务室休息一下。”语文老师不放心的多问了一句。

    沈木白疯狂摇头,“不不不,我真的没事了。”

    “好吧。”语文老师善解人意道,,“身体如果有哪里不舒服,记得和老师说一下。”

    沈木白连忙点了点头。

    就在她缓缓松了一口气的时候,那股阴凉的气息又紧靠了过来。

    沈木白顿时又僵住了。

    她不明白左遇究竟要干嘛,想掐死她就给个痛快啊,为什么要这样吓她qwq

    左遇似乎对她情有独钟了起来,陈家辉和杜瑶明显一脸惊恐的神情都没能惹起他的注意,就一直停在身后,那双手覆了上来。

    先是头发,然后是脖子,脸。

    这种感觉很诡异,你明明能感受到他的存在,肉眼却捕捉不到任何的迹象。

    沈木白快哭了。

    难道左遇这次不打算掐死她,要换另一种死法吗?

    直到胳膊传来一道凉意,沈木白瑟瑟发抖地盯着那里。

    她看不见左遇的手,只能看见自己破了皮的地方,在白皙细腻的皮肤上,显得尤为瞩目。

    那里还渗着一点血丝,可能因为感受到一股阴冷的凉意,周围还起了一阵小鸡皮疙瘩。

    之前沈木白还不觉得疼,现在觉得一片火辣辣的,还有手掌心也是。

    她瞪圆了眸子,有些惊悚的看到自己的手被对方握住,然后掌心朝上。

    沈木白有些忐忑不安的盯着她的手,她不明白左遇究竟想要做什么,索性对方好像只是兴致突然来了一样,很快便放开。

    对方接下来并没有什么动作。

    但是沈木白可以肯定的是,左遇并没有离开。

    那股阴凉的气息在周围阴魂不散。

    对方好像就站在她的面前,用那双眼睛盯着她。

    这节课对于沈木白来说,简直就是噩梦般的存在。

    直到下课铃声响了以后,左遇才从她身边消失不见。

    学生们例行收拾课本书包,已经到了放学的时刻。

    陈家辉和杜瑶有心事,直到人差不多走完,才靠近了过来,神色惊恐的在几步远的地方站定了下来,“夏叶?”

    沈木白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