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7章 嘘,我在你身后(19)
    在教室里的时候,陈家辉也透露过一点,沈木白心里已经有了隐隐的预感。

    果不其然,杜瑶呜咽出声,眼泪啪嗒啪嗒的往下掉,声音模糊不清道,“那几天有次重要的考试,陈家辉三个人想让左遇给他们传小抄,左遇没答应。他们为了报复,就诬陷左遇作弊,威胁我让我做伪证。我那时候鬼迷心窍,因为…我家条件不好…很需要那笔奖金,育德高中又是本市最好的高中。但是名额却给了左遇,我…”她猛然吸了一把鼻涕,哭得泣不成声,“然后我就想,如果不是左遇,这个名额一定会是我的。”

    沈木白没有出声安慰她也没有责骂她,心想,自己自私就怪不了别人。

    “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杜瑶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用双手捂着脸道,“那天左遇还被他们堵住了…第二天的时候,老师说他死了…被他父亲打死的…”

    她红肿着一双眼睛,泪眼婆娑的看过来,“夏叶,你也觉得我很可恶是不是?可是我真的知道错了,我后悔了,左遇他能原谅我吗?”

    沈木白看着她眼里的期盼与希翼,语气平淡道,“所以左遇死了以后,那个名额就落到了你的头上。”

    杜瑶颤了颤嘴唇,没有反驳。

    “无论有没有用,你们欠左遇一个道歉。”沈木白停了下来,她们已经到了分岔路口。

    “可是他想杀了我们。”杜瑶沉默道,“他以前虽然孤僻,但是有次我看见他在喂流浪猫,有只抓了他一把,他也只是默不作声的把手收回来。”

    沈木白心说,那是因为左遇变成了怨鬼,他已经不是以前的左遇了。

    杜瑶在说左遇的事情时,眼中还暗藏着一抹淡淡的情愫,还有她看不懂的复杂情绪,似怨愤,又似后悔。

    就在沈木白想看清的时候,对方又很快垂下了眼眸,小声指了指前边道,“夏叶,我家到了。”

    她犹豫了下,开口说,“你要不要上去坐会儿?”

    沈木白摇头,“不了。”

    杜瑶抓紧手中的包,抿了抿嘴道,“那你…小心一点,明天…明天见。”

    随即跑入了夜色中,有些惶恐踉踉跄跄的跑进楼道里,仿佛一回到自己的家,就会摆脱一切的阴影和恐惧。

    沈木白收回目光,维持已久的冷静面容一点一点崩了下去。

    然后瑟瑟发抖的问系统道,“左遇去哪了?”

    系统说,“他只有在附近的时候,我才能侦察到。”

    沈木白松了一口气,然后站在原地不动。

    她不说话,也没有动作,系统奇怪道,“怎么了?”

    沈木白,“qwq腿软了,让我缓缓。”

    系统,“……”

    最后虚脱的爬回家,然后从冰箱里拿出两包泡面。

    吃了一顿的沈木白心满意足的洗了个热水澡,然后躺在床流了一把泪水,“系统,我恨你。”

    然后陷入了沉睡之中。

    大半夜的时候,沈木白是被冷得醒过来的。

    她迷迷糊糊的脑子不在线,缩成一团嘀咕道,“明天去买床被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