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10章 嘘,我在你身后(32)
    沈木白不由得侧脸看了过去,若有所思的想,陈家辉这几个人,除了杜瑶是因为有保送名额进这所学校的,其他三个人好像都是因为有人帮忙或者其他的原因。

    而自从上了高中以后,这三个人的关系就变得很一般了,虽然周昊和何大伟是一个班的,但是他们的关系看起来,并不怎么好。

    不过现下的情况,沈木白也没那个多余的时间去揣测他们几人的关系,开口道,“该去天台了。”

    “可是何大伟没来。”杜瑶犹豫不决,她害怕左遇到时候会因为这个而生气,到时候遭殃的还是他们几个,不禁在内心埋怨起了何大伟。

    “已经来不及了,就算我们愿意等他,他也未必愿意来。”沈木白看了一眼时间,抬起脸道。

    陈家辉对上天台莫名产生了抗拒,那种未知的恐惧让他出了一身的冷汗,竟然感到微微腿软了。

    不止是他,杜瑶和周昊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

    他们都害怕去那个地方,害怕左遇真的会来,又害怕对方不出现。

    哒哒的脚步声在楼梯间响起,离目的地越近的时候,几人就越发的胆怯不安。

    带头的人是陈家辉,光线有些暗淡,虽然地面很干净,但是气氛却是阴凉而安静的。

    因为不光是学生,就连老师也很少来这个地方。

    天台的门没有上锁,只是简单的拿锁头给拷住。

    陈家辉额角的汗水滑落到下鄂,喉结微微滚动着,手停顿在上面静止不动。

    在他身后的是周昊,然后是沈木白和杜瑶。

    周昊也在害怕,所以他并没有催促陈家辉。

    直到沈木白出声提醒了一句。

    陈家辉这才如梦醒般反应过来,咽了一口口水,然后把扣在上面的锁头给取了下来。

    “嘎哒”

    一道沉闷的声音响起,天台的大门被打开了一角。

    就像是前往地狱的路,几人的身子不由自主的僵硬住了。

    咬肌微微颤动着,就连瞳孔都紧缩了一圈,陈家辉就像用尽了最后的力气把那扇门给完全推开。

    “嘎哒——”

    沉闷的声音像是踩在所有人的心上,带起胸膛里如擂鼓般跳动的节奏。

    走在前头的陈家辉迈起最先那一角,脖颈后的汗水浸湿了他的衣领,似是有一股冷风吹来,一阵小鸡皮疙瘩密密麻麻的出现在他的肌肤上。

    天台的景象一览无遗,空荡荡的一片,寂静得仿佛一根针掉落都能听见它的声音。

    周昊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直到身后有人用手推了他一把,“走吧。”

    是夏叶。

    对方冷静的声音听在他耳朵里,非但没浇灭一丝一毫的焦躁与恐惧,还像一道催命符般,让他整个人就像泡在冬天里的一漂寒水,冷得直打哆嗦。

    四个人依次走上了天台。

    今天的天气并不好,有些沉闷,并且有凉风。

    虽然没有要下雨的意思,但是天色却给人一种压抑喘不过气的感觉。

    杜瑶害怕得快要哭了,声线都带了点颤抖,“他来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