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2章 嘘,我在你身后(44)
    急促的刹车声响起,女人的身体就像是一根断了线的风筝,狠狠地掉落在地面上。wwΔw.『a

    大量的鲜血染红了路人的眼睛,有人在尖叫,有人在喊救护车,有人...不可置信的紧紧捂住嘴。

    沈木白看到女人闭上眼睛的最后一刻,面是朝着这里的。

    她恨左遇。

    至始至终都在恨着他。

    左遇背对着她,沈木白看不到他脸上的神色。

    她只觉得双脚有千斤重般,迈不开一脚,也没有勇气绕到他的面前。

    只能伸出手,轻轻触碰他那微颤了一瞬的手。

    像往常无数次一样,无力的穿了过去。

    女人的死对左富忠的打击并没有多大,相反,他更气恼对方偷了他的钱,把所有的怒气变本加厉的发到左遇的身上。

    就连沈木白也想不到,左遇还了手。

    但是他再怎么样,也只不过是一个十三岁大少年,只会被惹恼的左富忠更加严重的踹打着。

    沈木白在这一刻,真想杀了这个人渣。

    她的生气没有任何的意义,只能像个旁观者一样,目睹着,见证着左遇所有的遭遇。

    画面重新一转,左富忠又失业了。

    他这次并没有出去找新工作,而是成日在家酗酒,喝得厉害,整日醉醺醺的睡大觉。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他对左遇的打骂少了很多。

    坏处就是左遇的学费没有了保障,不过还好有奖学金。

    但是情况并没有这么乐观,左富忠有一次拿着左遇的奖学金全部买了酒。

    每天回到家里,面对的就是酗酒的父亲,冰箱里有时候什么都没有。

    沈木白真的快要心疼死了,她从来就没见过这么凄惨的男主,就因为命运出现错误,就要承担着这一切所有的不公。

    她整个人难受得很,就连什么时候换了场景画面都不知道。

    “别打了,真没意思。”

    一道熟悉的声音传来,陈家辉几个人从里面走了出来。

    沈木白一时间有些回不过神,来,直到左遇扶着墙从里面出来的时候,她才记起来,这是第一次梦境最后画面的地方。

    左遇走在前头,微微弓着身子,停顿了好一会儿才继续向前走去。

    沈木白看到了杜瑶,她在犹豫,最后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将脚缩回去。

    杜瑶是看到陈家辉几个人将左遇独到巷子里的,但是她并没有去通报老师,也没有开口叫人阻止,只是胆怯,眼睁睁的看着。

    沈木白觉得自己已经气到几乎要吐血了,她现在觉得那几个人的下场简直就是便宜了他们。

    她走到杜瑶面前,双目直直地看进她的眼底,开口道,“左遇的事情是你说出去吧。”

    “你没资格恨左遇,这是你欠他的。”

    她不再看在原地犹豫要不要出来的杜瑶一眼,而是紧跟着左遇的步伐。

    左遇今天比往常要走得慢一些,动作也有些不自然。

    沈木白很快便跟上了他。

    黑发有些凌乱的黑发少年提着他的书包有些沉默的走在路上,这条路被他走了千八百回,步伐熟稔得没有一丝一毫的停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