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4章 嘘,我在你身后(46)
    直到十分钟过去,这道声音才慢慢削弱了下去,然后发出巨大的鼾声。

    沈木白坐在左遇的旁边看着他坐卷子,大约十点半的时候,左遇才做完。

    坐在凳子上的少年站了起来,从衣柜里拿出衣服打开房门朝着浴室的方向走去。

    沈木白到底还是不好意思跟进去的,所以她开始盯着东西发呆。

    她联系不上系统,而且这个似乎是连续了上个梦境的场景。

    沈木白有些心不在焉的想着,直到左遇打开浴室的门走出来,她才回过神来。

    带着水汽的少年身子显得有些单薄,左遇有些瘦,虽然一米七在这个年纪不算矮,但是就是因为这样强烈的对比,才显得有些触目惊心。

    左富忠就靠着他的房门边,打着呼噜,一张脸满满都是酒气。

    沈木白却莫名感到有些不安,她跟在左遇身后,觉得自己似乎是遗忘了什么重要的讯息。

    直到左遇快要走到自己的卧室前,原本还在熟睡的左富忠睁开了眼睛,恍惚了一下,然后狠狠地抓住左遇的手,骂骂咧咧的站了起来,“妈的小兔崽子,你不回我话是吧,老子今天就要给你点颜色瞧瞧。”

    要是以往的左遇,可能还能挣脱开。

    但是他今天被陈家辉几人打了一顿,而左富忠平时力气也相较大些,就这么被拖了一路。

    左富忠抓着他的头发,狠狠地往墙上撞去。

    左遇的身体在微微蜷缩着,他抬起脸,那双眼睛直勾勾地盯了过去。

    左富忠厌恶这个眼神,打了一个嗝,火大的把他给丢在地面上。

    沈木白脑子里的一条线就像是被人用手绷了一下,瞬间想起她到底遗忘了什么重要的讯息,神情惶恐的跑到少年的身旁,“左遇,你快起来,他会杀了你!你快起来啊!”

    左遇在地上动了动,但是还没等他爬起来,左富忠又再一次抓住他的后领狠狠地往地上一扔。

    然后狠狠地踹了他一脚。

    左遇闷哼了一声,弯着腰,半响爬不起来。

    沈木白亲眼目睹了左富忠被红着眼眶像是吃了兴奋剂一样往死里打一样打着左遇,最后摇摇晃晃的拿起地上的酒瓶朝着少年的头部狠狠砸去——

    满地都是血,玻璃酒瓶碎了一地,触目惊心的红混合着气泡在地上晕开来。

    少年躺在地上,微微蜷缩着身子一动不动,微拉耸的眼眸里漆黑一片,就那么盯着某一处。

    他头上的血流了下来,顺着额头,眉眼,鼻梁,满脸都是血。

    沈木白想擦掉他额头上的血,最后微微颤抖的伸手去触碰他的鼻息。

    明明什么也感受不到,但是她心里像是被塞住了一样,难受得不得了。

    沈木白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脸上泪流满面。

    这个梦境只是还原左遇的过去,但是她却像是恍如隔世一般,好像真的陪着左遇生活了十几年。

    直到一股阴凉的气息靠近过来的时候,她来如同梦醒过来般,猛然打了个哆嗦。

    左遇冰凉的手细细地擦掉她脸上的泪水,漆黑却死气沉沉的眸子盯着她的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