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5章 嘘,我在你身后(47)
    沈木白心情很是复杂,一方面是因为在亲眼目睹了左遇从小到大的经历,对他产生了一种说不清楚的情感。一方面又因为想起了现在对方是只鬼,身体就控制不住本能的瑟瑟发抖。

    所以,一时间躲也不是,不躲也不是,只能愣愣的看着眼前这张脸。

    直到左遇伸出冰凉的舌头舔了舔她眼角的泪水,沈木白像是受到巨大的惊吓,条件反射性的想要往后退去。

    但是左遇没有给她这个机会,伸手将她捞进自己的怀里。

    活着的左遇和变成怨鬼的左遇还是有些区别的,面部越发的棱角分明,而且也高大也不少,他捏着沈木白的下巴,将脸凑了过来,“想躲到哪里去?”

    当然,现在的性子还有点变态...

    沈木白抖着身体道,“左遇。”

    左遇摸着她的脸,面无表情的看着她,微拉耸下的目光落在她的眼里。

    沈木白差点把他当做还是以前的那个左遇,犹豫了下道,“我梦到你以前的事了。”

    她觉得一次可能还是巧合,但是两次的话,未免也太巧合了。

    左遇不说话,只是用那双冰凉的手捏着她的耳朵。

    沈木白被他抱在怀里,莫名的感到害怕和别扭,被冻得小脸惨白惨白的。

    左遇低头,凉气往她脸上扑洒而来。

    沈木白感觉到对方凑到她耳朵边,用近乎诡异得毛骨悚然的冰冷声音道,“他被抓进去坐牢的那一年,我还没有什么能力离开这个束缚我的屋子。”

    “直到第三年的时候,我去监狱看了他。”

    “然后杀了他。”

    “先是让狱警以为他是精神出了问题啃食自己的肉,然后让他挖出自己的内脏小肠。”

    “他还剩下一口气的时候,隔壁牢房有只老鼠,就过来钻进他的身体里,一点一点把他的心脏给吃了。”

    左遇捏着她的耳朵,缓缓道出他杀死左富忠的过程。

    沈木白愣愣的听着,既觉得快意又觉得毛骨悚然。

    她这下真的确定,死后的左遇真的彻彻底底的黑化了。

    衣摆里伸进一只冰凉的手时,沈木白一脸惊恐哆哆嗦嗦的看着对方。

    左遇唇角掀起一道诡异的弧度,配着那苍白的脸色,阴郁的目光,说不上来的一阵汗毛倒竖。

    沈木白很没出息的哭了,她还是接受不了是一只鬼的左遇,死命的想要爬出去,“你你你放过我吧,我一点都不好玩的。”

    左遇揉捏着她的耳朵,将唇覆到她的眼皮上,用低沉略微沙哑的嗓音道,“别动。”

    冰凉的手细细||挲着她纤细细腻的腰部,沈木白被这变态吓哭了,“左遇,你想干嘛?你不是说不杀我吗?”

    左遇挑起她的下巴,漆黑的眸子直勾勾地盯着她道,“嗯,不杀你,所以你不要动。”

    沈木白觉得不对劲,她感受到左遇好像只是单纯的摸她而已。

    难道鬼贪恋人类的体温是真的?

    这么一想,她很是憋屈的擦了擦眼泪,心想,她忍。

    她精神有些疲惫,但是左遇的手又太冰冷,所以她就算闭着眼睛也睡不着,最后只能泪眼汪汪的问道,“好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