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7章 嘘,我在你身后(49)
    沈木白一开始以为是左遇在摸她的耳朵,吓得一动都不敢动,但是耳朵像是被什么东西给含住,然后慢慢吮||吸着。

    腰肢的两只冰凉的手一直顺着腰线慢慢扌无||摸着,冻得她直打哆嗦。

    沈木白终于察觉到了不对劲,哆哆嗦嗦的问系统道,“他他他..想干嘛?”

    系统冷冷道,“想干|你。”

    沈木白,“......”

    她被吓得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泪眼汪汪的抖着嗓音道,“左..左遇。”

    左遇舔了下她的耳垂,用低沉略微沙哑的嗓音道,“嗯?”

    沈木白内心还存在着一丝丝愚蠢的天真,她可怜巴巴的擦了一把眼泪道,“你...”

    话还没说出口,左遇压了上来,挑起她的下巴,将冰凉的嘴唇覆了上来。

    沈木白最后一抹天真被无情的踩踏了。

    她汪的一声哭了出来,明白左遇对她究竟存在的是什么企图。

    左遇的舌头勾勒着她的柔软,冰火两重天的滋味实在是不好受,沈木白被死死地压在身下,被对方用力的吮吻着。

    那种毛骨悚然的侵|略|性,像是要把她的舌头给吞进肚子里。

    “唔..”沈木白觉得自己好像快死了一样,好似呼吸也被左遇给掠夺,唾液顺着两人交||纟厘的地方流下。

    左遇用一只手按住她的头,细细的舔去,未了,重新将唇重重的压上去,又进行新的一轮吮|咬。而另一只手不断的在她的腰间****着,流连不断。

    太冷了,沈木白被冻得小脸都白了,她哆哆嗦嗦的承受左遇的吮|吻扌无||摸,最后实在受不了,委委屈屈的求饶道,“左遇,冷..不要了。”

    左遇不管不顾,像是没听见她的话一般,继续进行着自己的动作。

    被缠被压大概两个小时,沈木白觉得自己的腰都被摸到失去知觉了,就连嘴里都是冰冰凉凉的,她泪眼汪汪的示弱都没用,最后被自己的口水呛到咳个半死,左遇才意犹未尽的退离她的嘴唇。

    沈木白生无可恋的缩在床上,她觉得生活好绝望。

    明明是大夏天,需要盖毛毯也就罢了,还冷到怀疑人生。

    左遇死死地抱着她,放在衣服下摆里面的手一整晚都没拿出去。

    沈木白觉得自己住的哪是房子啊,简直就是一个制冷冰箱。

    隔天早上醒来的时候,她感受到那只冰凉的手在扌无||摸着自己的脸,狠狠地打了一个哆嗦,一脸肾虚的起床了。

    手脚发抖的拿着牙刷刷牙,冷不丁防的看到镜子里的左遇,对方苍白的脸带着点阴气沉沉的味道,漆黑的眸子一瞬不瞬地的盯着她,吓得水都洒了一半。

    好不容易熬到出门了,对方还阴魂不散的跟了过来。

    沈木白满是绝望的到了学校,她的脸色很不好,像是要死了一样。

    前桌的女生见她气色实在是不太好,想到陈家辉几人,不免生出了一丝同情,开口询问了一声,“夏叶,你没事吧?”

    沈木白强颜欢笑道,“没事。”

    左遇就在她的旁边,原本落在她身上的目光移到了前桌身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