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8章 嘘,我在你身后(60)
    其实在适应了左遇身上的温度,在夏天还是有好处的,那就是省了空调费。

    但是当夏天的小尾巴过去,迎来新秋的时候,她就觉得苦不堪言。

    自从左遇头上的进度条到达百分之五的时候,它就不动了。

    沈木白想了很多法子,但是依旧没什么用。

    左遇的需求真的很大,或者说他真的很粘人,她每天一脸气血不足的出门,上课还要看到这张阴郁死气沉沉的脸。

    简直是生无可恋。

    “系统,为什么它不动了?”沈木白气若游丝的趴在桌子上。

    系统虽然很同情她,但还是实话实说道,“左遇死了三年。”

    “所以?”她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果不其然,系统的下一句话就是,“要是想彻底消除他的怨气,你可能要在这个世界呆久一点。”

    沈木白,“...一点是多久?”

    系统,“就是比三年多一点吧,大概。”

    沈木白,“.....”

    她哭着说要自杀。

    系统叫她冷静一点。

    沈木白说,“冷静,你叫我怎么冷静,有本事你来你上啊。”

    系统谦虚道,“不了,这种事还是你来比较好。”

    沈木白绝望的流下伤心的泪水,并且扬言要和系统绝交。

    每天一脸肾虚的上学,脖子上的痕迹好了又添上新的,害得她不得不把自己给捂得紧紧地。

    有时候沈木白怀疑左遇就是故意的,他就是想让自己生活交际圈子除了他,谁也走不进来。

    但是谁他妈的要和一只鬼生活一辈子啊。

    沈木白苦逼的想,她每天只能和左遇说话也就算了,晚上还要被他日,这日子简直是没法过了。

    但是她又不敢死。

    就这样,冬天的小脚尖不知不觉就露了出来。

    于是有了接下来的景象,学校里的同学穿一件棉衣,她还要外加两件毛衣,然后瑟瑟发抖的恨不得钻进桌子里。

    阴凉的气息阴魂不散,左遇用着冰凉的手摸着她的脸,又想吻过来。

    沈木白死死地捂住自己的脸。

    冬天来个冰吻简直要冷到怀疑人生,真的太痛苦了。

    左遇没了动静。

    就在她庆幸要逃过一节的时候,上课做笔记,刚抬起脸便被对方吻了过来。

    左遇坐在桌子上,两条腿放了下去,与她是面对面的距离,微微倾身吻住了她的唇。

    沈木白措不及防,狠狠地打了一个寒颤。

    冰凉的舌头抵开唇缝,左遇勾勒住她的柔软,搅弄席卷了一圈,然后细细舔||吮着。动作虽然不粗暴,但却带着令人头皮发麻的占有欲,每回沈木白都会有一种左遇想把她给吞进肚子里的错觉。

    轻微的水渍声在寂静的教室里响起,沈木白忍不住睁圆了眼眸,紧张兮兮的用余光向周围看去,在发现并没有其他人注意到的时候,提起的心放了下去。

    舌尖被咬出痛意,左遇咬了她。

    沈木白瞪了他一眼,虽然心里微微气恼,但还是压抑住了火气,对上那双阴郁漆黑的眼眸,对方伸出手,扌柔||捏了一下她的耳垂,恶劣的刮扫了一下她敏||感的下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