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9章 嘘,我在你身后(61)
    沈木白眼里被弄出些许水汽,眼角也微微泛红了一些,她忍不住伸手推拒了对方一把,却被紧紧地抓住。

    这个吻持续了三分钟,当左遇退出的时候,她连忙大口喘着气。

    旁边的同学抬起头,向她望来奇怪的目光。

    沈木白,“.....”左遇你混蛋((?(//?Д/?/)?))

    考试过后,就是假期。

    这个冬天让沈木白感到绝望,原因无他,就是因为身边这只全身上下都冰凉的鬼,时不时调戏她也就算了,稍微表达出不想离他太近的意思,就会被摁住一顿冰吻。

    真的冰,你要想象大冬天吃冰棍的感觉是什么样的,一点都不美好吗。

    沈木白觉得自己已经折寿了,假期的到来只会让她的生活更加水深火热。

    每天早上哆哆嗦嗦腿脚发软的想要起床,身边的鬼一只手伸了过来,把她压上床上,另一只手顺着衣摆摸进去。

    等被摸够了腰,沈木白惨白着一张脸起床。

    首先是要去卫生间刷牙洗脸,身后阴凉的气息跟了过来。

    这哪是怨鬼,就是一个超大号的502。

    她刷着牙,对左遇从后面抱着她已经麻木了,夏天还好,冬天那是真鸡儿冷。

    洗完脸后,便是吃早餐。

    左遇不吃东西,就坐在她对面,那双阴郁漆黑的眼眸一瞬不瞬地盯着她。

    沈木白有时候抬起头,冷不丁防的看到一张死气沉沉的脸,差点没被噎死。

    总之,一整天下来,她都没干成什么事。

    因为左遇的占有欲真的很变态,她玩游戏,玩不到五分钟,就要被对方给搅乱,那双冰凉的不安分的摸着她,哪还有什么心思去玩游戏。

    沈木白开始怀念起了上学的日子,然后在心里默默流着泪水。

    例行出门喘口气,晚上洗澡的时候,总觉得背后毛毛的。

    沈木白有时候也怀疑自己是不是神经太过敏感了,但是她真的有那种感觉啊喂。

    晚上睡觉是一天中最痛苦的时候,迷迷糊糊中,左遇又压了上来。

    沈木白实在是累得慌,无意识的求饶呜咽道,“左遇...别来了..”

    对方冰凉的手在她身上游动着,沈木白打了个哆嗦,睡意散去了不少,恍恍惚惚睁开眼睛,对上那双阴郁漆黑的眼眸,吓得眼泪都出来了。

    原来她适应了那么久,还是这么的怕鬼qq。

    沈木白被左遇磨到了下半夜,本来又要睡着了的,谁知道那冰冰凉凉的东西又留在了她的体内。

    她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委委屈屈的抱怨了一声。

    左遇抓着她,唇又重重的压了下来,吮|吻了好一会儿,才放过她。

    清晨醒来的时候,沈木白毫无疑问眼底又挂了一点黑眼圈,她缓缓打了一个哈欠,觉得肾虚得不行。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她迟早要死在床上。

    你以为沈木白大彻大悟化悲愤为力量用生命去反抗左遇吗?

    并...并不,她只是一天从早到晚都要来一个补气血的汤。

    然后揪着小袖子默默的躲在墙角里抹眼泪,她她她怕鬼啊,更怕左遇。

    至于节操什么的,难道还能让她变成咸蛋超人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