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27章 你不是神经病(66)
    暧|昧的水渍声在寂静的房中响起。

    沈木白被他亲得喘不过气,衣服里的那只大手游动着,她觉得,好像反抗也不行了。

    于是干脆自暴自弃的不挣扎了。

    炽热的嘴唇顺着她的下巴滑向脖颈,贺泽宇天生就不是那种温情的男人,何况是在这种事情上。

    就算一开始刻意的温柔,不知不觉,也会暴露隐藏在骨子里的凶狠与暴戾。

    沈木白不是不舒服的,但是贺泽宇太可怕了。

    她忍不住呜咽出声,泪水哗啦啦的流。

    巡逻的狱警刚要抬脚离开,便听到一股奇奇怪怪的声音,虽然并不大,但是仔细听的话,还是能听得到的。

    他心里不由得浮现出些许怪异,循着声源处走去,最终在202号房前停了下来。

    早就狱警来的那一刻,贺泽宇便迅速的把衣服盖住身下人的光景,整个人的气息变得暴戾了起来,“滚!”

    黑暗里,狱警什么也没看到,但是也猜得出来里面在干什么,张口结舌,忌惮的转身走了。

    这种事情他们向来也管不着,更何况对方还是贺泽宇。

    沈木白差点被吓得魂都没了,她只能死死地抓住身上的男人,眼泪流得更厉害了。

    贺泽宇亲了亲她的眼皮子,脸上露出隐忍的神情,那一下刚才没让他倒吸一口气,只能低哑着嗓音哄道,“放轻松。”

    沈木白擦着眼泪,小声的祈求道,“贺泽宇,你快点。”

    她觉得羞耻极了,从来没那么羞耻过,这里可是在监狱。虽然不是真的,但是光是想想,就觉得无地自容。

    贺泽宇啧了一声,抬起她的下巴,凶狠又粗暴的吻重新落了下来。

    ......

    沈木白期间晕过去了一次,又昏昏沉沉地醒过来,哭哑了嗓音,眼睛都肿了。

    清晨的时候,她身上的衣服已经穿好了,但是全身酸痛的感觉真的太要命。

    贺泽宇这个男人,先不说体格异于常人,就连那种地方也天赋异禀。沈木白觉得和他做一次,简直跟丢了半条命似的。

    她累得简直不想动一根手指头。

    沈木白起不了床,她想起也起不了。

    到中午的时候,贺泽宇给她拿了饭。

    像个废人一样,吃饭都要被伺候着。

    沈木白觉得太丢人,偏偏罪魁祸首连一点反省之心都没有,不由得狠狠地瞪了过去。

    贺泽宇懒懒地瞥了她一眼,唇边扯开一道意味不明的弧度,“别这样看着我,贺太太。”

    沈木白涨红了脸色,“谁是你贺太太。”

    贺泽宇不爽地啧了一声,捏住她的下巴,眯了眯眼睛道,“勾|引我,还不给我名分,你当老子是想招就能招的吗?”

    沈木白被他的无耻惊得目瞪口呆。

    贺泽宇哼了一声,去了一次卫生间,回来的时候,脱掉身上的衣服,大大咧咧的躺到她的旁边。

    沈木白注意到他后背大大小小的伤口,不由得瞪圆了眼眸,“你被谁打了?”

    贺泽宇看着她,唇角扯开一道嘲讽的弧度,“你觉得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