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17章 海的女儿(25)
    撒...撒娇?

    沈木白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给呛到。

    偏偏眼前的王子殿下毫无察觉,还在那里加大了笑容道,“我很早就想要一位可爱的妹妹向我撒娇了,只可惜没有这个机会。”

    格瑟尔帝国的国王膝下只有亚洛斯王子一个孩子,想来这位王子殿下从小就肩负着一些束缚,心中纵使渴望,也不能像其他少年一样像任性就能任性。

    话是这样说的,但是撒娇对于沈木白来说,无疑就是自己先把自己毒死系列。

    但是金发碧眼的王子殿下如此善良,她在某种程度上欺骗了人家,未来说不定还要破坏人家的婚姻,这么想想,还真是有点心虚呢。

    于是沈木白有些艰难,自顾自的天人交战了好一会儿,最终慢吞吞的往王子殿下的手上蹭了蹭。

    少女微微低着头,做着简单却又青涩的动作。

    金发碧眼的王子眸色在一瞬间完全晦暗了起来,在对方抬眸时,很快便又收敛了起来,嘟囔了一句,“难怪艾伦那小子老是和我炫耀他家的妹妹。”

    手下揉了揉少女的头发,他笑容十分阳光俊美,“艾丽儿,你要是有什么想要的东西,可以随时告诉我。”

    被当成宠物又被当成妹妹的沈木白心情更加郁闷了,然后点了点头。

    在学习好了宫中的礼仪事宜后,沈木白便开始负责亚洛斯的起居生活。

    清晨的时候,她必须要先比王子殿下先起床,然后准备好洗漱用品,敲开卧室的门。

    “是艾丽儿吗?进来吧。”王子殿下那欢快的嗓音从里面传来。

    许是因为刚成年的缘故,他的声音介于青年与少年之间,带着些许磁性些许低沉,还有一丝丝沙哑,却充满了活力与热情,让人不免心情也跟随着一同愉快了起来。

    沈木白推门走了进去,将洗漱的东西放到一旁,这才转过身。

    然后愣了愣。

    王子的卧室十分的华贵,无论是摆设还是挂在墙壁上的那幅画,价值都相当的不菲。一尘不染的白瓷地砖,坐立在左中的壁炉,外面的些许阳光折射而进,而主人像是刚起床,luo|露着上半身,柔软有些蓬松的金发还翘起一根。

    对方毫不避讳的朝她笑了笑,“早啊,艾丽儿。”

    沈木白回了一个微笑。

    亚洛斯似乎也觉得身为皇室的自己有些使了礼仪,站起身准备穿戴好衣服。

    她连忙走了过去,毕竟雅薇安交代的事宜里面就包括这项。

    束脚马裤,浅蓝色马甲,加上一些点缀物,简便又不失优雅的服饰穿在金发碧眼的王子殿下身上,魅力值加一百。

    从对方的腰间收回手,沈木白从地上起身,看着眼前的少年,露出称赞的微笑。

    亚洛斯微微垂下眼眸,对上少女看过来的视线,毫不吝啬自己的夸奖,“艾丽儿,你的眼睛真美,就算是格瑟尔的天空也比不上你的一分美。”

    少年的笑容真诚而洋溢,碧绿色的眼眸漾起浅浅的笑意,里面满满都是惊艳与赞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