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73章 金丝囚笼(6)
    轻烟犹豫了下,还是听从小公主的吩咐将水盆放了下来,然后拧干汗巾就要去解五皇子的衣服。

    闻人罹抗拒着,死死地盯着她,神色有些警惕戒备,像是下意识中做出来的举动。

    “五皇子,奴婢不会对你做什么的。”轻烟轻声劝道,同时手又重新伸了过去。

    闻人罹迟疑了下,又看了看站在不远处的女童,这才缓缓放下戒备。

    轻烟将他身上的衣裳解开,男孩瘦弱的身子显露了出来,上面还印有一块块青青紫紫的颜色,许是因为新伤加上旧伤,倒是有些骇然,当即忍不住小小的惊呼出声来。

    沈木白自然也看到了,开口道,“轻烟,等下你拿药给他抹上。”

    轻烟回神,忙回过头道,“公主,您别看。”

    沈木白心中知晓这古代忌讳,就算是亲人也一样,假装听不懂道,“我为何不能看?”

    男女之间的事情小公主不懂,因为未到年纪,轻烟也不会自作聪明的主动告知,只好含糊道,“奴婢怕他身上的伤会吓到您。”

    沈木白也没那个兴趣看小屁孩的身子,转过身去,“不看就不看,我还嫌脏了眼呢。”

    轻烟慢慢用热汗巾擦拭五皇子的身子,见他一声不吭的紧抿着嘴唇,忍不住道,“五皇子,您要是觉得难受,就跟奴婢说一声。”

    七岁大的小孩被欺辱成这副模样,身上的伤口狰狞吓人,又在雪地里躺了好些个时辰,愣是连眉头也没皱一下,那种耐性和隐忍可谓是叫人吃惊。

    轻烟原本还不觉得怎的,现下却是生出了几分怜悯。但是皇宫向来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五皇子没人管,那便是他的命。

    待擦拭好了身子,轻烟又去拿了药膏,给五皇子抹上。

    “轻烟,你去给他找一身干净的衣裳,还有打一碗热汤过来。”沈木白坐在一旁,努力的吸溜了下鼻子,然后开口道。

    轻烟不放心自家公主和五皇子呆在一起,但是幽兰殿又没有其他能使唤的人,于是只好回道,“是,公主,奴婢马上就回来。”

    待轻烟出去后,沈木白又偷偷踮起脚尖拿了两块糕点,吃完抹了抹嘴。

    见闻人罹那漆黑的眼眸盯着她,不由得道,“你饿了?”

    闻人罹开口道,“你为何要救我?”

    他的声音嘶哑异常,像是含着东西,刺耳又难听。

    沈木白走了过去,微仰起脖颈,看着坐在床榻上的小孩,语气娇蛮道,“我想救就救,不想救就不救。”

    闻人罹不说话了,他掀开盖在上面的被褥,想要下来。

    沈木白见状皱眉,“你想干嘛?”

    闻人罹穿好靴子,语气淡淡道,“回去。”

    沈木白急了,连忙往人面前一站,“我不准!”

    闻人罹看了她一眼,没说话。

    “你的命是我救的,若是你现在这个样子就回去,死了怎么办?我岂不是白救了。”沈木白用蛮不讲理的语气道。

    闻人罹眸色微动,脚下的步伐顿了顿,看着眼前比他低了一个头的女童。对方那双黑白分明的瞳眸盯着他,雪白的小脸上透着几分羸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