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91章 金丝囚笼(24)
    沈木白知道依照皇帝那不上心的性子,平日里又怎么会想起闻人罹,读书一事更是不会记得了,顺势道,“络儿想让五哥哥做伴读。”

    “胡闹。”容妃叱责,“他是位皇子,如何能做你伴读,落到其他有心人眼中,只会说你仗势欺人,任性刁蛮。”

    “那我去请求父皇让五哥哥陪同我一起念书。”沈木白撒娇道,闻人罹自小受不到什么教育,又谈何以后能有什么改变和出息。

    容妃向来最吃这招,现下也禁不住小公主这么磨,想来皇上确实对这个五皇子过于疏忽,而且念书又不是什么大事,便应下了。

    沈木白高兴得往她脸上亲了一口,“络儿最爱母妃了。”

    闻人罹来书阁念书的时候,就坐在沈木白的做右边位置。

    众学生哗然,怎么也想不到这位不受宠的皇子如今能与他们一同在课堂上念书。

    其中脸色最为难看的便是四皇子和六皇子了。

    他们气得脸都青了,“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一定是那个臭丫头做的。”

    于是下课便去找了闻人罹的麻烦。

    趁着太傅不在,六皇子十分嚣张的踩上了对方的书桌,“你这..你怎么会来此地,这里是你能来的地方吗?”

    “闻人罹,上次的帐本皇子还没同你一起算呢。”四皇子居高临下,语气极为不善。

    闻人罹抬起眼皮子,眼神漠然的看着他们,周身气息沉沉。

    沈木白从外面在轻烟那吃了点小零嘴回来的时候,看到的便是四皇子六皇子围着闻人罹,咄咄逼人的模样。

    “柳宴之韩子崇,你们给本皇子过来!”六皇子叫喊道。

    在众学生中的两位小小少年面面相窥了一眼,走了出来。

    “你,你,快拿布给我塞住他的嘴巴,本皇子要好好教训他一顿。”六皇子叫嚣着。

    “谁敢!”沈木白走了过去,插着腰道。

    她一出声,柳宴之便不敢过去了,只是傻傻的盯着人看。

    韩子崇扯了扯他的衣服,小声道,“六皇子在叫我们呢。”

    柳宴之摇了摇头,“我不去了。”

    韩子崇瞪眼道,“你疯了,我们这样可是会得罪四皇子和六皇子的。”

    柳宴之开口道,“我知道,我父亲想让我争取做太子的伴读,反正我也不想和他们在一块玩了。”

    韩子崇犹豫了下,还是收回了步子。

    六皇子见状,气得咬碎了牙,“好啊,你们这两个叛徒!过两天我就让你们好看。”

    他转过脸,瞪着九公主,“九妹妹,这里可没有父皇在,有本事你去告诉太傅啊。”

    “好啊。”沈木白轻飘飘道,转身就要走。

    六皇子本来就是动动嘴皮子出气而已,哪知道她真的去了,顿时急得跳起来,“你敢!”

    沈木白无辜道,“不是你让我去的吗?”

    “我让你去你便去了,那你敢不敢承认上次落水分明就是你诬赖我和四哥!”六皇子气得牙痒痒。

    想对于他的炸毛,四皇子就显得冷静多了,“九妹妹,你私自带五弟来念书,恐怕不太妥当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