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93章 金丝囚笼(26)
    接下来的日子里,四皇子和六皇子像是吃饱了没事做一样,专门来挑衅闻人罹。不过他们这回学聪明了,言语嘲讽嗤笑,话语藏针,就是想要惹得闻人罹动怒,好对他们动手。到时候他们便有一个名正言顺的理由,去责罚对方。

    只是先不说闻人罹性子隐忍深沉,他们的激将法没用就算了,倒是先把自个给气着了。

    四皇子和六皇子为此想了个计谋,不断地使出一些阴谋诡计。

    沈木白每次都将它们识破,把两人呛得不行。

    六皇子可真是要被她气死了,课堂上忍不住对四皇子道,“九妹妹..可真当脾性娇蛮,这样的女子,以后怎么嫁得出去!”

    四皇子可就不这样想了,九公主那张脸可真当好看得紧,只可惜生在了皇家,每回想到这个,他便觉得暗自可惜。

    六皇子觉得自己找准了弱点,一个劲的在小公主面前,说她野蛮娇憨,将来啊,定是要呆在皇宫里,嫁不出去呢。

    沈木白就偏偏不吃这套,气死他。

    “九妹妹,你为何老是护着五弟?”太子的声音传来,他一眨不眨地盯着小公主,神色虽不为所动,但是眼底到底还是含着殷切的。

    沈木白觉得太子有病,老是莫名其妙的盯着她看,上课还老是戳她胳膊。

    但是对方好歹说不定就是未来君王,也不好得罪,语气淡淡道,“太子说笑了,我哪有护着他。”

    她觉得她说完这句话,太子突然就不太开心了。

    沈木白神色莫名,转过脸不再看他。

    “九妹妹,你为何叫我太子,叫四弟他们就叫哥哥?”太子皱眉,他总是想着母妃宫里养着的猫,那猫很是生得雪白,好看得打紧,脾性却十分温和。他见到九妹妹的时候,脑海里便想起了这只猫,但是对方却不怎么爱搭理他,偏偏喜欢那个不受宠的五弟。

    太子殿下心里很别扭,他觉得自己贵为太子,所有人不应该依着他侍奉他吗?

    “因为您是太子呀。”沈木白撑着下巴,看了他一眼。

    太子突然就不说话了,只是盯着面前的书本。

    近来天气热得很,还下了一些小雨,沈木白好想赖在幽兰殿,喝着酸梅汤,然后躺在床榻上吃着零嘴,轻烟就在一旁给她扇扇风。

    但是也只能想象而已,这念书每日都不能落下,除非她生病了。

    今日又下了雨,轻烟打伞护着她去了书阁。

    沈木白觉得让她在外面一直呆着也不是那么回事,索性道,“轻烟,你先回去吧。”

    轻烟摇头,“公主,不打紧的。”

    沈木白说,“快回去吧,母妃她不会怪罪你的,你就说是我让你回去的。”

    轻烟被她磨了几下,只好点了点头。

    在课堂里坐上大半个时辰,太傅还没来,学生们纷纷开始嘈杂了。

    沈木白觉得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下雨的缘故,空气有点闷,头还有点晕。

    一身白衣的小童从门外走了进来,歉意道,“各位皇子公子,太傅突然吃坏了东西,今日恐怕不能来上课了。小童是来替太傅转达话的,各位学生请便,可留下自主学习,也可以回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