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95章 金丝囚笼(28)
    身着黑衣的小少年屈身蹲了下来,在后背上覆上一具温软的身体时,微顿了下,低下声音道,“九妹妹可要抱紧些?”

    沈木白搂住他的脖子,嘟囔般的嫌弃了一句,“硬邦邦的,硌人。”

    可以说是非常惹人嫌了。

    闻人罹却也不恼,微微偏过脸道,“委屈九妹妹了。”

    他生得好看,可以说是众皇子中最出色的,虽眉宇间的阴郁之气让他平日里不惹人注目。但是那英气的剑眉,锐利的薄唇以及高挺的鼻梁,不难看出以后该会是何等的受女子青昧。

    雨刚停,青石板上还残留着水渍,琉璃房檐上的水滴顺着瓦片缓缓滴落在地上,泛起轻微的清脆声响。

    许是因为空气新鲜,混杂着一股不知道从哪里飘来的花香,心广神怡的很。

    闻人罹从花香里,可以闻得出来,一股淡淡的馨香,是九妹妹身上的。

    他微微攥紧了手指,不知怎的,呼吸竟然有些急促了起来,莫名有点发慌。

    沈木白确实脑子被烧得有点浆糊了,她趴在闻人罹的肩膀上,眼皮子拉耸了下来,只觉得回幽兰殿的这一段路特别的遥远,好像怎么走也走不到一样。

    她忍不住伸手去扯拉闻人罹的脸颊,“喂。”

    女童的声音不比平日娇脆动听,带着一丝软糯的鼻音,像是在撒娇一般。

    闻人罹险些松开了手,连忙回神稳住了步伐,“九妹妹有何事?”

    他只有母妃一人,便没了其他的亲人。父皇不喜他,从不过问他的生活。至于那些所谓的兄长弟弟,他也从未抱有过期望与其余想法,留下的便是血脉这一层关系,心中留下的便是漠然,再无其他。

    所以自然也不会知晓,该如何处理与这位九妹妹的相处。

    闻人罹的心里却无端出现了一种茫然甚至是无措的感觉,但他平日里就习惯用没有表情来掩盖,就连声音里也听不出任何情绪。

    他早就习惯,用这样的方式去隐藏自己心中的想法。

    “你讨不讨厌我?”沈木白脱口而出道,说完她自己都觉得有点好笑,心想,这还用说吗。

    闻人罹突然停了下来。

    沈木白愣了愣,有点担心他会不会把自己给从背上扔下来的时候,闻人罹摇了摇头。

    “为何?”她张了张嘴,有点不可置信。

    背着她的少年沉声道,“九妹妹与四皇子他们不一样。”

    沈木白瞪眼道,“本公主和他们当然不一样了,本公主岂是他们能比的。”

    她想了想,不放心的补了一句,“跟你说啊,本公主这种人就看不惯有人比本公主还要嚣张,见一个本公主就不高兴,不高兴就想与他作对。”

    所以我可不是特地为你出头啊,你也不必觉得这个是恩情。

    闻人罹不说话,只是背着她继续往前走。

    沈木白用脚踢了踢他,“你听到了没有,本公主不是为你出头的,就算你心中觉得感激,那也是你自作多情。”

    她说完又觉得自己好像有点傻,还很奇怪,索性就闭嘴趴在人肩膀那里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