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99章 金丝囚笼(32)
    闻人罹伸出手,在女童唇边擦拭而过,语气沉稳道,“沾到了。”

    沈木白愣了愣,随即恼羞成怒的瞪了他足足一分钟,“..你...”

    闻人罹面上没有丝毫神情,剑眉微扬,“嗯?”

    “别拿你的脏手碰本公主的脸。”沈木白知道自己吃了一嘴油,轻烟不在身边,她没带手绢,正因为这样才觉得十分丢脸。

    “身上没有手绢,只好委屈九妹妹了。”闻人罹道。

    他将方才触碰过小公主的手放到背后,轻轻摩挲了下指腹,心下有种说不上的情感,有点涨涨的,又有些说不上来的喜悦与眷恋。

    柔软细腻的,比那些丝绸还要好摸。

    闻人罹如此想到,他的九妹妹真当是一个金枝玉叶的人,这样的人,需得享受这世上最好的东西,才对得上她那般的身份与娇贵。

    沈木白发现闻人罹真当是一个情绪不外露且异常隐忍的人,你根本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分明才是一个孩子,年纪与四皇子他们那般大,却给人一种奇怪的违和感。

    她呐了吶,半天才蹦出一句话,“本公主要走了。”

    闻人罹看着她。

    沈木白瞪了他一眼,“本公主嫌着无聊过来的,谁知道你这里一点都不好玩。”

    闻人罹嗯了一声,“委屈九妹妹了。”

    他语气里分明没有什么其余的语气,但是沈木白听得莫名火气,然后跳起来道,“本公主走了,以后再也不来了。”

    她觉得自己同情心又泛滥了上来,明知道闻人罹很有可能是跟着她一起过来的变态,还是觉得他有时候有点小可怜。神经病吧,还是脑抽了,圣母当惯了?

    沈木白也觉得自己情绪有点莫名其妙,然后转身离开了。

    闻人罹盯着小公主的身影,张了张嘴,最后还是什么也没说,只是抓着油包的手,微微紧了紧。

    新年的时候,皇宫又举办了一次宴会。

    宫里的新年虽然不如京城里那般热闹,但是还算有趣。

    过完了年,沈木白便又得回书阁念书了。

    好几个月没来,她就更听不懂太傅说的话了。

    而且不知道之前发生了什么事,她还发现太子好像莫名看闻人罹有些不爽。

    沈木白心想,这下可大发了。

    四皇子和六皇子好歹她出马能解决,可是这位祖宗可是未来的君王,他看闻人罹不顺眼,这不就是变相的要他人头吗。

    所以沈木白很是为难,她也不好正面怼太子,只好想着法子不让太子与闻人罹起冲突。

    谁知道千防万防,还是防不住,闻人罹与太子打了一架,还惊动了天子。

    沈木白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整个人都震惊了。

    然后赶紧从幽兰殿里跑了出来,往皇帝那边赶去。

    天子大发雷霆,将太子关禁闭,把闻人罹打了三十大板。

    沈木白去的时候,那血还在上面沾着呢。

    “父皇。”她随着公公进去,小心翼翼地叫了一声。

    皇帝就算气在头上,一见着小公主就消了大半,“络儿,你怎么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