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05章 金丝囚笼(38)
    “何事?”沈木白打了一个哈欠,缓缓道。

    “五皇子随大将军出宫打仗去了。”轻烟道。

    “什么?打仗去了?”沈木白从床榻上蹦起来,“他连话都不告诉本公主一句,好啊。”

    打仗啊,才十二岁打什么仗,她看是要死在战场上。

    “不行,本公主要去把他追回来。”沈木白下床穿鞋。

    “公主,您别去了,人已经出宫好些个时辰了,追不上了。”轻烟拉着小公主。

    沈木白无语,“你是不是知道这事?”

    轻烟神情忐忑,“奴婢本来是想告诉您的,五皇子也让奴婢带了话,但是娘娘今儿在这...”

    接下来的话不用说也知道,容妃是不可能为了闻人罹一句见面吵醒她的睡梦的。沈木白发呆了几分钟,最后挥了挥手道,“算了。”

    轻烟小心翼翼道,“公主,您没事吧?”

    她看得出来公主是关心五皇子的,只是性子别扭,不愿意承认罢了。

    沈木白不知道自个奴婢误会了什么,她只是在想,这会儿追也追不上,更何况闻人罹是男主命呢,应该不会这么早就死吧。于是也不急了,继续躺回床榻上,“他还让你说什么没?”

    轻烟这才从身上拿出那块玉佩,“五皇子托奴婢给您带了点东西。”

    沈木白起身,见是块玉佩,材质说不上有多好,顶多普通,颜色倒是有几分好看。“就这么个东西,他也太寒酸了吧。”

    轻烟张口道,“公主,奴婢觉得五皇子对你的情谊倒是真心的。”

    沈木白哦了一声,“不要,你扔了吧。”

    轻烟无奈,“公主,五皇子说,您若不想要,便让奴婢暂且保管。”

    重新抢回她手中的玉佩,沈木白说,“那本公主收下,改明就扔了,反正也是本公主的了,爱怎么处置便怎么处置。”

    轻烟哭笑不得,感情公主方才是在耍着她玩呢。

    沈木白拿回玉佩,不想戴在身上,想了想,便塞到了枕头底下。

    ...

    沈木白到了年纪,便不用去书阁念书了。但是随之而来的便是其他要学的一些东西,宫里的嬷嬷轮番着教她,简直折磨死个人了。

    但是不学又不行,别说皇帝,连容妃那都过不去。

    沈木白的身体随着年龄的增长,也算不上有多好,还是会时常生病,一病就是卧床好几日。名医说她这是自打从胎腹里带出来的,先天,需得用名药调理,至于日期也说不准,要不然依照皇帝的权势,早就无后患之忧了。

    容妃或许便是因为这样,才会对她越发的疼惜,生怕哪里委屈着了,也生怕旁人伤害到她。

    沈木白倒是觉得没什么,虽然有些忌口,但是也不会像小时候那样,什么都要注意不能多吃。

    现在的她就算偷吃,也没人会发现呀。

    宫里的生活无聊,只能靠着民间的本子和零嘴度过,沈木白有时候都觉得自己能发霉了。

    ....

    夜色沉沉,营帐外的火光照耀着每一个将士的脸,打了胜仗后的每个人脸上都出现了兴奋的神色,大口咬着肉,喝着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