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09章 金丝囚笼(42)
    这群莺莺燕燕身上的胭脂水粉味道太浓了,沈木白忍不住打了一个哈欠,揉了揉鼻子,这才看向她们。

    姑娘们一个个对她摆舞弄骚,抛媚眼。

    沈木白咳了一声,“你们方才有哪个看到一个大约十八岁的男子,他长得很是英俊,身穿蓝色衣衫,腰间戴着玉佩。”

    其中一个姑娘眨了眨眼睛,“公子,您到底是来找姑娘还是找那啥的?”

    沈木白正了正脸色道,“本公子当然是来找姑娘的,只是本公子与那人相识。”

    “哦~”姑娘娇笑了一声,“我看到了,那位公子是来找月舞的,他们算是老相好了。”

    “月舞?”沈木白没想到太子竟然也会来青楼找女人,不过想想也正常。

    “月舞是我们这的头牌之一,长得那是花容月貌倾国倾城,方才在画舫上跳舞的就是了。”姑娘道,话语间是掩不住的羡慕嫉妒。

    其他姑娘以为这位白衣公子也是被月舞迷住了,当即兴致缺缺道,“公子,您若是看上月舞,那可真不巧了。月舞卖艺不卖身,而且她已经被那位公子给包下了。您还是另寻其他的姑娘吧,我们虽说比不上头牌,但是在其他方面,定会叫你欲仙欲死。”

    沈木白可消受不来,弄清楚了事情的真相,觉得挺没意思的,这会儿打算全身而退。

    “咦,我怎么瞧着公子有点眼熟。”一位姑娘疑惑道,“像是在哪里见过。”

    “这么俊俏的小公子以前来过的话,我怎么会不记得,你莫要乱说。”

    那位姑娘神色微妙,“我瞧着公子的眉眼倒是与月舞有三分相似。”

    她话刚说完,便被另一个打断,“你乱说什么,公子哪是烟花女子比得上的。”

    姑娘也觉得自己说错话了,连忙赔笑道,“公子,是奴家眼瞎了,你莫要怪罪。”

    沈木白当然不会放在心上,摆了摆手,“无事。”

    轻烟气呼呼道,“公子,我们出去吧。”

    “你这奴才,怎么这样,公子刚来,你就叫他走。”姑娘们当下觉得不满意了,又怕这般俊俏的公子现在走了,以后怕是再也见不到了,连忙再次一拥而上,“公子,您可千万别听这奴才的话。”

    “对啊公子,奴家会跳脱衣舞呢,奴家现在就脱给您看。”

    沈木白再次被女人围到一块,轻烟还被拉开了,然后簇拥着一同上了二楼。她的叫声都被隐没了,防骚扰都来不及,怎么顾上其他的。

    姑娘们觉得这位小公子应当是只肥羊,见他脾气温和,又更是不会放过来,一个劲的想灌酒塞花生小吃。

    沈木白真的是有苦叫不出,脸颊还被大么么了一口,还没来得及喘口气,一双双手伸了过来,什么花生啊,酒啊一并过来。她措不及防,被灌下了一杯酒,当即咳嗽了起来。

    “公子,再来一杯。”姑娘们只当是雅兴,不觉得有何不妥,又一拥上去。

    沈木白吓得连忙一边咳嗽一边挤出去,然后朝着二楼的方向跑去,往角落的地方躲去。见那群姑娘寻不到人下了楼,这才探了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