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15章 金丝囚笼(48)
    他在想什么?

    怎么会有如此龌||蹉的想法?和太子有何区别?

    沈木白很热,脑子混沌的忘记她这会儿还在青楼,而且身下软和,还以为是在寝宫里。睁开眼睛,看不清人的脸,黑乎乎的一片,只能小声唤道,“轻烟,帮我脱了衣裳,好热。”

    闻人罹眼睛盯着她,不为多动。

    沈木白等了大半天,等不到轻烟,有点生气了,“轻烟,你听到了没有。”

    又等了一会儿,还是没等到,她便自顾自的脱了衣裳。

    只是有点费劲,等到脱完,便落了个气喘吁吁的下场。

    但是却舒服多了,丝丝凉凉的。

    闻人罹喉结滚动了下,眸色染上些许深谙的颜色。

    他从小便知晓,九妹妹素来皮肤雪白,穿什么都好看。

    但是却从来不知,在那红色棉絮的衬托下,竟生出一抹惊心动魄的诱人。

    闻人罹呼吸微微急促了起来,站在原地挣扎着。

    虽年纪尚小,还未满及笄,但是身子已经开始有了曼妙的曲线,白皙的脖颈勾勒出一道弧度,纤细的腰肢盈盈一握,柔软的黑发散落,掩住若隐若现的风光。

    九妹妹长大了,变得越发的好看,再过一岁,便是能出嫁的年纪。

    意识到这个问题的闻人罹心脏如同被啃食了一般,轻抿薄唇,眸中的颜色越发深邃。

    他几乎是控制不住心中的谷欠|念,俯身上去,口允住了那张艳丽的红唇,然后抵了进去。

    在梦里做过数回的,然后勾勒住对方的柔软。

    比想象中的要香甜许多,令人疯魔的馨香,闻人罹的手覆上那细腻的肌肤,心中的情愫越发的疯狂滋长。

    他舔||口允着那甘甜,最后顺着脖颈一路滑下,手下微微收紧。

    沈木白脱了衣服后,便觉得舒服很多,但还是有些燥热,刚想叫轻烟拿扇子过来。便被人吻嘴唇,她的话语被迫咽了下去,本来就浑身无力,被这么一弄,更是觉得软软的使不上劲。

    察觉到对方的手在自己身上游动,脖颈被口允|住,吓得连忙强撑开了眼睛,模模糊糊看到一张脸的轮廓,没由来的感到一点莫名的熟悉,“大..胆。”

    她张嘴,有气无力道,“住手。”

    沈木白这才迷迷糊糊的记起来自己好像来了青楼,不免有些害怕了起来,然后拼命的抗拒着。

    只是她身子常年不好,再加上没气力,这两三下像跟着逗人似的。

    闻人罹原本的燥热被这两句话浇灭了些,一颗心又沉了下莱,直勾勾地盯着眼前的人,看见对方神色迷离,许是没有认出自己,说不上是松了一口气还是失望。

    他沉默了下,还是起了身,看着床榻上脸色绯红的九妹妹,拳头攥了攥。

    禽兽。

    你在干什么。

    闻人罹喉咙微微滚动,走过去将人弄晕了过去,然后将她身上的衣服穿好,这才走到角落里,将那女子弄醒。

    “解药。”

    那女子醒来,看到的便是一张阴沉的俊脸,带着杀气对她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