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17章 金丝囚笼(50)
    轻烟怒道,“你还想做什么?”

    她气得眼睛都红了,只觉得自家公主受了无尽的委屈,应当杀了这青楼女子才是。

    就在这时,床榻上的沈木白悠悠醒来,看见的便是旁边的轻烟,眨了眨眼睛,“轻烟?”

    轻烟大哭,“公子,你终于醒了。”

    沈木白坐起身来,只觉得有股异样,连忙查探自己的身体,发现完整这才松了一口气。

    “公子,这..青楼女子想要非礼你。”轻烟站起来,指着女子大声叫道。

    沈木白迷迷糊糊中,只觉得自己好像被什么人给吻了,还光了身子。她心里觉得怪异,站起身审视的望向那青楼女子,“方才这房中只有你一人?”

    青楼女子咯咯的娇笑了起来,未了抛了一个媚眼,“公子真是爱开玩笑,奴家亲了你几口,你就情难自禁的晕了过去,奴家真当空虚难耐,公子如今醒了,何不继续一度春||宵。”

    沈木白还没说话,轻烟便气道,“你这女子,好生不要脸。”

    她虽年长一些,但是自小跟在容妃身边,没接触过什么大风大浪,现下遇到这种事,未免情绪有些激动。

    沈木白拉扯了一下她的袖子,语气冷冷道,“你说的可是真话?”

    女子眨了眨眼睛,“公子,你若不信,待奴家侍奉你一次不就便知了。”

    她说着,踩着步子走了过来,身上的胭脂水粉味再加上房中的熏香,让沈木白一阵无语和闪躲,摆了摆手道,“罢了,轻烟我们走。”

    轻烟张嘴,“公子,怎么能就这样算了...”

    “那你想怎么样?让其他人知晓我们在青楼丢脸的事情吗?”沈木白没好气道,自己率先走了出去。

    轻烟狠狠地瞪了女子一眼,紧跟其后。

    沈木白回了寝宫,吩咐任何人不要进来,随即脱下衣服,然后开始检查自己的身体。

    她发现脖颈处有几块淡淡的红痕,嘴唇红肿,差点没咬碎了银牙。

    这哪是那个青楼女人弄的,如果是,早就发现她是女人的身份了。

    一定是那个黑衣男子,虽然看不清对方的样貌,但是沈木白总觉得有几分诡异的熟悉感。

    不由得皱了皱眉,在脑海中刮扫出目标人物,竟然一无收获。

    自从从青楼回来,轻烟战战兢兢,再也不敢陪她做出格的事情了。沈木白怕容妃看出来,倒也安分了几天。

    紧接着,皇宫要举办晚宴,说是庆祝大将军回京的事情,顺便接待邻国使臣。

    沈木白这个受宠的小公主自然也是要出席的,只是容妃感染了风寒,她便让轻烟陪同她一起去了。

    “九公主到。”太监尖细的嗓音响起,在众人的目光中,她淡定落座。

    不少朝中大臣感叹般的点点头,“没想到当初才那么丁点,现在就长成大姑娘了,九公主真当是继承了她母妃的好容貌。”

    韩子崇戳了戳目不转睛的好友,“喂,柳宴之,眼睛要掉下来了。”

    柳宴之脸颊微红,再转过头时,已经恢复平时的模样,“作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