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22章 金丝囚笼(55)
    他仔细看了看这人的样貌,不卑不亢的行礼道,“五皇子。”

    闻人罹走了过来,将目光落在其中一人身上,唤了声,“九妹妹。”

    沈木白不知道他是巧合走到这里还是怎么着,话也聊不下去了,看了他一眼道,“原来是五哥哥,五哥哥在这里做什么。”

    “这里是回静心殿的路。”闻人罹不疾不徐道,面色看不出是什么情绪。

    沈木白无话可说了,感情自己才像是偷偷摸摸的,不由得暗暗瞪了对方一眼。

    哪知道这人眼神锐利,一下子就捕捉到了她的,目不转睛的看着她,也不知道是何意。

    当年在书阁的时候,九公主就经常维护着五皇子,虽然两人表面上看起来关系不大好。但是柳宴之自然是不会扫兴的继续留下,于是开口道,“九公主与五皇子多年未见,在下先回去了。”

    在他离开后,沈木白与闻人罹四目相望。

    前者想移开视线,又觉得这样太输了面子,于是便硬着头皮看着。

    而后者自然是相思已久,怎么看也看不够,目光很是专注深邃,胸膛里的情愫似是有溢满出来。

    轻烟觉得气氛有些怪异,但是还是识趣的不去打扰,默默站在一旁。

    最后还是沈木白率先败下阵来,扭开脸道,“不是说要回静心殿吗?怎么又在这里站着不走。”

    闻人罹道,“多年未见,九妹妹没有想要对我说的话吗?”

    沈木白,“我有什么话要对你说的?”

    她转开步子,自顾自的走在前头。

    闻人罹紧跟着其后,低沉的话语在夜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柔和感,“我有。”

    沈木白顿住身子,哼笑道,“哦?你要对本公主说什么?”

    “我让人带给九妹妹的药喝了吗?”闻人罹高大的身子靠了过来,像是带着一股热浪,莫名叫人不自在。

    不由得偏开了点位置,沈木白淡淡道,“喝了,不过本公主是不会感谢你的,你说过要还本公主的恩情,这只不过是其一。”

    察觉到她的动作,闻人罹微怔,脑海里想的是方才那柳宴之同她站在一起的场景,整个心说不出是什么滋味,眸色暗沉了下去。

    “九妹妹的身体可好了些?”他拳头攥紧,风轻云淡道。

    沈木白心想,你刚才不是已经听到了吗,但嘴上却道,“还好,死不了。”

    不过不得不说,闻人罹让人带回来的药,还是很有作用的。就连容妃都开口道,说算是欠了对方一个恩情。

    胳膊猛然被人给桎梏住,对方阴沉的脸映入眼帘中,“不许说那个字。”

    沈木白吓了一跳,被他捏得有点疼,连忙挣脱道,“闻人罹,放开我。”

    闻人罹微顿,连忙放开了她。

    沈木白本就用力挣脱,卯足了劲,对方这一下,她脚下一个不稳,往后摔去。

    腰间被一双大手搂住,及时的避免杯具发生,但是沈木白还是扭曲了脸颊,疼得倒吸一口气。

    “公主。”身后的轻烟连忙赶来,语气担忧的唤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