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23章 金丝囚笼(56)
    整张脸撞进对方的胸膛里,她语气闷闷道,“闻人罹,你好大的胆子。”

    闻人罹察觉不对,语气沉了下去,连忙去查看她的脚,“扭伤了?”

    沈木白被半抱在怀中,对方的大手碰到她的脚,嘶了一声,“疼死我了。”

    闻人罹脱去她的鞋子,“我在军营中学过一些,九妹妹若是受不住,便咬着我。”

    沈木白这个世界从小就娇生惯养,受不了疼了,听到这话紧张兮兮道,“有多疼?闻人罹,你可要轻点啊,不然本公主疼死了,你可是要被杀头的。”

    闻人罹听到这话,又是心疼又是觉得好笑,“只是有些疼痛罢了,九妹妹莫害怕。”

    沈木白不怕才怪,她觉得自己听到咔擦的声响就受不了,于是紧紧抓着闻人罹的衣服,疼得冷汗都出来了,“你若是骗我,本公主让你...”

    话还没说完,随着脚上大手的一动作,瞬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在那一刻,她下意识的咬住了闻人罹的肩膀,完事才觉得...好像也不是那么疼嘛。

    她看了看对方的肩膀,松开了嘴,心虚的想,反正是对方让她咬的。

    闻人罹也没想到九妹妹会突然咬住自己,相对于那点轻微的辣意,更多的是那种凶猛而来的情愫,顺着四肢百骸,神经稍末,叫人酥酥麻麻,说不出来的感受。

    沈木白见对方不动,以为她把人家咬疼了,清咳了一声道,“你让本公主跌倒,这一咬算是扯平了,况且也是你自个说的。”

    “嗯。”闻人罹闻着她身上的馨香,又想起了那日在百香楼中的场景,雪白滑腻的肌肤,柔软香甜的唇||舌,不免有些口干舌燥,甚至下面都有了要抬头的迹象。

    他声音暗哑,握住九妹妹的脚,重新替她穿好鞋道,“你站起来试试看。”

    沈木白没察觉到他的异样,站了起来,还是有点酸疼的后遗症,再加上精神疲劳,娇气病又犯了。但是面前这人直勾勾地盯着她,死要面子道,“已经好了,轻烟,我们走。”

    轻烟松了一口气,“谢过五皇子。”

    沈木白气结,“谢什么谢,要不是因为他,本公主才不会变成这样。”

    她刚走几步,身子顿住,刚想继续往下走,便被一人给抱起来。

    闻人罹低沉的嗓音从上方传来,“九妹妹勿要勉强。”

    沈木白大怒,“放我下来。”

    轻烟在一旁劝道,“公主,还是让五皇子送你回去吧,若是脚伤重了就不好了。”

    “轻烟,你到底是谁的奴婢。”沈木白瞪圆了眼眸。

    轻烟嘀咕道,“自然是公主的,不过公主若是伤重了,娘娘恐怕又得禁足了。”

    沈木白不挣扎了,她觉得没有什么比禁足更可怕的。

    于是扭了扭身子道,“不许这样抱着本公主,我要你背着。”

    闻人罹也觉得这个姿势有些暧昧,便应了下来。

    沈木白趴在对方的背上,眼眸里却是闪过一丝犹疑,在走了一段路后,她开口随意道,“闻人罹,你是今日才回京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