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24章 金丝囚笼(57)
    “几日前。”高大的身子微微顿了顿,闻人罹用低沉的嗓音回道,“因为有要事,所以便没第一时辰告诉九妹妹。”

    沈木白轻轻嗅闻他身上的味道,漫不经心道,“什么要事?”

    闻人罹偏过脸,漆黑的眼眸在夜色折射出一道浮光,就那样直直地望着她,“军中要事。”

    沈木白被他看得不自在,扭过脸道,“哦。”

    真的不是他?

    心里的犹疑淡了些,更多地是奇怪,不是闻人罹,那又会是谁?

    “九妹妹,你记不记得我送予过你一块玉佩。”闻人罹的声音传来,明明没有什么情绪,却无端叫人心理惴惴。

    沈木白回神,“啊?玉佩?”

    在一旁的轻烟叹了一口气,提醒道,“公主,五皇子当年送了您一块翡翠玉佩。”

    “怎么?你想要回去啊?”沈木白隐约记起,语气不太好道。

    闻人罹沉声道,“那是母妃送给我的。”

    沈木白哈了一声,底气不足道,“又不是本公主叫你送给我的,你要是想拿回去,我还给你就是。”

    闻人罹不说话。

    气氛有一瞬间的沉寂,她有点郁闷,却又拉不下面子开这个口。

    “自打母妃走了以后,我就将它当做唯一重要的东西。”闻人罹开口道,“既然送给了九妹妹,就没有要拿回来一说。”

    沈木白身子一僵,她怎么知道这块普通的玉佩意义那么大,被闻人罹这么一说,莫名觉得不安,想了想,还是觉得要还给他好。

    幽兰殿的路并不算太远,在从闻人罹的背上下来后,她被轻烟扶着。

    “这几日让公主静心养伤。”闻人罹那双黑曜石般的眼眸望过来,语气淡淡道。

    轻烟回道,“五皇子,奴婢知晓了。”

    沈木白不爽,“本公主要歇息了,你还不赶快走。”

    闻人罹站在原地,盯着她看了足足一会儿,这才道,“明日我再来看你。

    沈木白刚想拒绝,但是转念想到玉佩的事,把话给咽了下去。

    在对方离开后,她上了些药,去看了容妃,这才躺在床榻上,然后伸手去摸玉枕下的东西。

    摸了一会儿,没摸到,坐起身子,把玉枕掀开,到处找了找,还是没看到。

    “公主,你在找什么?”轻烟闻声进来。

    沈木白摆摆手,“没什么。”

    只是心下却是疑惑的想了想,玉佩怎么不见了?

    随即穿鞋下了床榻,去铜镜那边的首饰盒里看了看,仍然没能找到。

    就在她六神无主的时候,脑海里划过一副画面。

    那是在换男子衣衫时,一块硬硬的东西硌到了自己,移开位置,发现是一块玉佩,就顺手抄到了身上,然后拿着折扇,唤了一声轻烟。

    “本公子要找人,就不陪你玩了啊。”

    在青楼醉酒时,好像恍恍惚惚把那块玉佩扔了那青楼女子...

    她忍不住瞪圆了眼眸,张嘴道,“不是吧。”

    完了完了。

    她嫖..呸,她逛青楼的时候把闻人罹母妃给他的玉佩给扔出去了?

    沈木白咽了咽口水,头一回觉得自己做了对不起闻人罹的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